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军人的占有欲到底有多强?

[复制链接]
E拨通 发表于 2023-10-2 19:42:30|来自:北京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方静怡有一个秘密,她重生了

方静怡看着周围贴着的‘囍’字,眼底满是不可置信。

她竟然又一次回到了二十年前!

得到了第二次重生!

第一世,她从大字不识的孤女农妇,因一张爷爷去世前留的娃娃亲婚书嫁给部队大院里的周家做媳妇儿。

然而结婚第三个月,她就被丈夫周言叙丢下。

后来她终于鼓起勇气去深市找他,结果刚下火车就被汽车撞飞,临死都没能见到丈夫一面。

大概是上天见她也命苦,咽气后她竟然重生了。

第二世,方静怡有了经验。

想着是周言叙去了深市这个家才支离破碎的,她便竭力阻止周言叙去城里,结果不言而喻,她又一次被抛下了。

但她并没有放弃,又一次去了深市。

这次,她躲过了那场车祸,也顺利找到了地址。

结果却发现周言叙在深市早已经和别的女人安了家。

方静怡那一刻觉得天都塌了,拉着周言叙又哭又闹,骂他负心。

而周言叙从始至终态度冷冰冰,看她的眼神嫌弃得就像在看地上的蛆虫。

——“我最看不起的,就是你这种没读过书还没教养的泼妇!”

后来方静怡在2003年孤单死在深市落破地下室时,这句话依旧死死记在她的脑海里。

没想到老天让她又重来了一世。

这一世,她累了,不想再追着周言叙的脚步走了。

方静怡打量着房间。

挂在墙壁上那本厚厚的日历撕了一半去,正停在——1983年5月16日。

这是她刚跟周言叙结婚半个月。

方静怡愣了神,她记得这个日子。

今天晚上周言叙会跟家里宣布要去深市,从此,周家鸡犬不宁,而她的命运也缓缓滑落深渊。

果然,到了晚上。

当一家子人齐聚饭桌上,吃饭吃到一半。

周言叙放下筷子,张口就是:“爸,妈,我准备去深市做生意。”

桌上一瞬死寂后。

周父勃然大怒:“胡闹!让你参军你不参,居然想去做个体户!你要是敢去,老子打断你的腿!”

周母回过神也忙道:“言叙,你不要胡来,你这刚结婚才半个月怎么就要走?静怡,你也快劝劝你男人……”

方静怡听着跟前两世一模一样的话,不觉握紧了筷子。

她看着周言叙看向自己时不耐烦地皱着的眉头,心口更是隐隐刺痛起来。

而她更知道,接下来周言叙会说出‘她还不配对我指手画脚’,然后直接起身离开。

方静怡闭了闭眼,深吸一口气道:“我支持言叙去深市。”

方静怡的话让桌上瞬间寂静了,所有人惊讶得失声。

最惊奇的就是周言叙。

结婚这大半个月,但凡他晚回家一点,方静怡就要大嗓门嚷嚷得整个大院都知道。

现在他要去千里外的深市,她居然说支持!

但方静怡的话,却让原本暴怒的周父,神色愈发难看!

周母更是冷声呵斥:“静怡,知道你想帮你男人,但你不懂就不能乱说话,光知道跟着瞎胡闹!”

这顿饭吃得不欢而散。

回到房间。

方静怡用帕子擦了脸,上炕去。

周言叙当即往里侧移过去,跟方静怡一人一边。

结婚这半个月,两人没有亲密过。

昏黄灯光下,周言叙英俊的侧脸映入方静怡眼眸。

他英俊,有才干,要不是娃娃亲,他于她来说就像那天上的星星,怎么都碰不着。

好吧,既碰不着,那就不碰便是了。

见周言叙避她如蛇蝎的样子,方静怡叹了口气,语气诚恳道。

“周言叙,要不咱两这日子别过了吧。”

第2章

“你什么意思?”周言叙愣住了,转头看她。

结婚后,满镇子都知道他周言叙有个管事婆媳妇儿,都说方静怡恨不得把他拴在裤腰带上了。

周言叙一个大男人,听了这种话,心里对方静怡的厌恶更深。

可今天方静怡也不知中了哪门子邪,简直像变了个人一样。

“娶了我这么个粗妇,你心里很不好受吧?”方静怡开口问他。

周言叙一愣,并没有接话。

“我知道你看不上我,我也的确配不上你。”

方静怡却声音平静:“你是大学生,我连字都不认识一个,这婚本来就不合适,我也不想耽误你,等以后你要是有喜欢的人了就跟我直说,我们到时就各过各的。”

方静怡这话一出。

周言叙震惊得都呆了,回过神来,他怀疑的皱起眉:“当真?”

方静怡点头,又主动提出:“要是你不放心,咱两可以立个字据,你来写,我就按个手印吧。”

周言叙虽然不喜欢她,但是一个女孩说到这个地步,他也缓了语气:“你知道就好,婚姻本来就该情投意合,我们这样,对两人都不公平。”

“是啊……”

方静怡这么说着,心尖却泛起细麻的苦涩。

周言叙很快起草了一份‘结婚协议’。

签下名字后,方静怡也马上摁下了手印。

收好协议,周言叙松了一大口气:“那我们就暂时以朋友相处。”

意料之外的解决了一件心头大事,他也大方起来,甚至还替方静怡主动铺了床。

隔天。

方静怡照常起了大早,忙活了一家人的早饭。

对她的厨艺,周家人向来满是夸奖。

“自从静怡进了咱们家,这口福不小。”

方静怡笑:“我也没别的本事,就能做点吃的。”

周母边吃着,想想又压低声道:“静怡,你要再劝劝言叙,他爸昨儿被他这事气得一晚上没睡好。”

方静怡还没回话,抬眼就看见周言叙过来。

他显然将这话听了个正着,拧着眉头冷冷道:“妈,我决定的事,你让谁劝也没用。”

说完他连早饭都没吃,直接转身就走。

屋里气氛顿时僵住。

方静怡将手在身上围裙擦了擦,勉强笑笑:“妈,言叙不会考虑我的意见的。”

见状,周母也说不下去,反而想着儿子儿媳的关系问题,深深叹了口气。

吃过早饭,方静怡换上厂服去上工。

自从结婚后,周家就给方静怡安排了份工作——在纺织厂做女工。

但方静怡知道,这厂子半个月后就要倒闭了。

第一世厂子倒闭她没能找到新工,但不放在心上,觉得有周言叙在养家不怕,结果周言叙没多久就丢下她走了。

第二世时,她还是没醒悟,失业后就光顾着纠缠周言叙了,导致周言叙提前走了。

而现在方静怡准备为自己筹谋。

于是下工回家路上,她努力去找新厂子的工作,但别人一听她字都不识一个,很快拒绝,甚至还有人嘲讽。

“扫盲都扫了几十年了,怎么还有不识字的?”

嘲讽让方静怡面色一白。

她又想到了前世周言叙的轻视,心口一痛。

一无所获回到家。

收拾家里时,方静怡看见了周言叙堆在房间角落里的课本。

前两世,她总是敬畏这些书本,但想想,两世为人,她吃的不还是没读书的苦?

晚上,周言叙回来后。

方静怡就找上他,指着那堆书小声问:“言叙,我能不能借你那些书看看呀?”

从方静怡口中听到‘书’这个字,周言叙新奇地瞅她一眼。

“可以,”周言叙随口同意,又露出狐疑神色,“你看得懂吗?”

方静怡知道他看不起自己,也坦白摇头:“看不懂,随便看看。”

周言叙也是随口一说,没放在心上。

“拿去看吧,别弄坏了。”

“不会的。”

周言叙走后,方静怡翻开扉页,目光倏地顿了下。

虽然她认得的字少,可‘周言叙’三个字她是认识的。

然而这本书上的名字,却不是周言叙的。

方静怡对着字典一个字一个字对,读出来。

“李静欣。”

霎时,她脸色变了。

这是前世周言叙在深市那个女人的名字。

第3章

方静怡盯着那个名字看了许久,但最终苦笑一声,开始看书。

是或不是,对她来说,还重要吗?

周言叙回来时,撞见方静怡居然真的在看书。

他心底觉得稀奇,悄无声息走到方静怡身后,这才看见她不知道从哪翻出了小截铅笔,正认真在旧报纸上写字,只字一个个都歪七扭八的。

看了一会儿,周言叙忍不住纠正:“写字笔顺错了。”

方静怡被吓了一跳,脸顿时红了,就要把纸本藏起来。

“看好,是这样写。”

周言叙却从她手里抽过铅笔,一笔一划写给她看。

没想到周言叙会教自己,方静怡愣住了。

半晌,她才磕磕绊绊地点头:“知、知道了,谢谢。”

周言叙看她又写了一遍,才转身上炕睡去了。

接下来的日子,周言叙早出晚归。

方静怡知道他是在找货源,解决货源后,他就会直接去深市了。

很快,两人应该就会是两个世界的人了。

这天。

周言叙回来得早,见他闲着,方静怡才鼓起勇气上前:“言叙,这个方程式的解法你可以教我一下吗?”

听她口中说出‘方程式’这个词来。

周言叙又一次惊住了,上次jsg她才字都不识几个,现在居然就知道方程式了!

这可不是初学者能问的问题。

周言叙看完题目,认真将解法跟她说了。

“原来是这样!我懂了。”

方静怡一口惊喜应下,顺便还举一反三解出了其他几道题:“这题答案是3,这题是7,是这样吧?”

周言叙诧异点头,这时他还只是觉得方静怡在数学这门课上比她其他课灵光多了。

隔天。

周言叙送了方静怡崭新的文具包,里面是一支仙鹤牌铅笔、一块橡皮、以及“学雷锋”拼音本和算数本。

“以后就用这个吧,比旧报纸好。”

方静怡怔然接过道谢,心口却莫名酸苦得难受。

前世,周言叙从没有主动给她东西过。

原来只要她不奢求他爱人的位置,他们也能如此和谐相处……

半个月后。

方静怡厂子跟前世一样宣布倒闭。

回到周家,提起这件事,周家人不当回事。

周母更是说:“那你就安心在家待着,让我们周家多个大胖小子!”

闻言,周言叙沉下脸直接回屋。

周母叫不住儿子,只好拉着方静怡,给她塞了两张《庐山恋》电影重映票。

“明天晚上,你们两个记得去看。”

在周母蕴含深意的笑里中,方静怡捏着电影票跟上周言叙。

看着沉着脸一言不发的周言叙,她斟酌开口:“妈刚刚说的话你别在意,我也不会当真的。”

但周言叙只是随意‘嗯’了一声,神色也冷淡得很。

见状,方静怡心情莫名低落不已。

回到屋里。

周言叙直接就上炕翻过身去:“睡了。”

“……好。”

方静怡心绪复杂,捏在手心里的电影票就怎么都送不出去了。

到了第二天晚上。

方静怡盯着电影票很久。

前两世她都没有去看过电影,没去过电影院,觉得电影院是文化人才去的场所。

现在自己虽然识得几个字了,总归有怯,但……

纠结半天,方静怡最终还是决定去看。

为此,她还特意穿了自己衣柜里唯一一条红裙子。

这还是周家给她的彩礼。

她本就是农村人,家里穷,嫁过来时,是真的什么都没有,一切都是周家给的。

人民电影院门口人很多,售票窗口排了长队,都是年轻的男男女女。

门口还有很多小摊,卖饮品的小零嘴的什么都有。

方静怡觉得新奇多看了几眼。

就听见门口有人拿着喇叭喊:“上一场结束了啊,下一场要看庐山恋的同志们,拿着票来这里入场了!”

人群攒动,方静怡也忙照样学样过去。

结果才走两步,方静怡目光突然定在大门出口。

那里——周言叙正和身旁女生相携而笑。

那女生张脸,她几辈子都忘不了——正是李静欣!

对上眼神。

周言叙一愣,就朝她走了过来。

方静怡这才发现自己居然穿着跟李静欣一模一样的红裙子。

两人站在一起,自己又黑又土,而李静欣烫着时髦的羊毛卷,皮肤白皙,光彩亮人。

她还没回神,便听周言叙皱起眉头问:“方静怡,你怎么会在这里?”

方静怡一下变得局促起来,她下意识就藏起了电影票,含糊道:“没什么,到处走走。”

这时,却听李静欣一脸天真地问。

“言叙,这位大姐是谁?你们家请的保姆吗?”

第4章

轻柔一句话像一巴掌打在方静怡脸上。

她脸色一白,攥紧了裙子。

见周言叙脸色也不好看,方静怡明白,他大概是也觉得她丢人了吧……

低下头正要走,方静怡却听见周言叙介绍自己:“静欣,这是跟你提过的,我的妻子。”

方静怡浑身一震,失了神。

她怎么都没想到周言叙会这样介绍自己!

他的妻子——这句她活了两世,拼了命都想从周言叙嘴里听见的话,竟就在此刻轻易从他嘴里说出……

心口像被人攥在手心揉捏,这一瞬,方静怡竟有些想哭。

是感动?还是难过?

心中更多的东西,她却是无法表达的。

方静怡不说话,李静欣则捂嘴大惊,听起来满怀歉疚:“原来是嫂子,真是不好意思,怪我怪我,我以前总觉得言叙要娶肯定是娶高知女生,没想到您这么……质朴。”

方静怡听着,勉强挤出笑来。

“是多亏了周家不嫌弃,认了我做媳妇儿。”

李静欣脸色一僵。

旁边的周言叙已经开口说:“静欣,那今天就这样吧,我们该回去了。”

随即他便带着方静怡离开。

回到家。

进了房间,不等方静怡再说什么。

周言叙张口第一句话就是:“以后不要穿这裙子了。”

方静怡一愣,揪紧了手:“……为什么?”

周言叙不在乎的直接开口:“你不适合。”

说完他就拿着脸盘澡巾出门了。

方静怡却脸色煞白地僵在原地,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发丝枯黄毛躁,皮肤粗糙,大红色的洋裙子在她身上不伦不类。

她突然明白,周言叙之所以带自己离开电影院,恐怕是不想她再继续丢他的脸。

从窗缝挤入的风吹红了她的眼睛。

方静怡忍着胸口难以抑制的闷痛,狼狈换下了裙子,把它压在了箱笼最底层。

第二天。

方静怡提着菜篮子出门赶集。

回来路过一家废品站,看见老板在将一摞书随意扔到打包站的车上。

她现在已经认识很多字,眼尖的看清最上方是本线装的《论语集注》。

那一堆,几乎都是这样的老书。

不忍看它们变成造纸厂的纸屑,方静怡下意识上前问:“这些书能卖给我吗?”

“都是些没人要的垃圾,你确定要吗?”

“给我吧,多少钱?”

“称重的,你全要的话给伍角吧!”

方静怡直接给了,然后艰难抱着那大摞书走回家。

刚走进院子,就被邻居徐桂花见了,她立即嚷嚷道:“周家媳妇儿,你买这么多破烂书做什么?”

方静怡拘谨一笑:“看。”

徐桂花一听,却是笑了:“知道你好不容易买点书想装装文化人,我本来也不想揭穿你的……”

她眼神透出几分讥讽笑意。

“不过静怡啊,你没读过书可能不知道,这书啊得去新华书店买,你这废品站买回来的东西就是垃圾!”

她的嘲讽辛辣无比,说得方静怡脸色微白。

但方静怡却没多说什么,安静背着书回家去了。

刚把书归置好。

大门外就传来周父的怒斥声。

“你跑啊!胆子肥了!”

方静怡跑出去一看,发现周言叙浑身是土,脸上有伤,手脚都被周父用麻绳捆住!

她一惊,忙跑过去:“爸,你这是……?”

周父怒气冲冲,指着周言叙:“说了不准他去深市,这小子还敢偷摸着去搞货源,得亏让老子逮住了!”

方静怡一愣,看向周言叙,却见他神色冷冰冰,看也不看她一眼。

周父看他这样子就来气,直接将他关进了柴房。

“给我好好在柴房里待着,别想出来!等明天一早老子就给你送部队去!”

说完,周父还警告家里人:“谁都不准给他开门!”

柴房门关上的瞬间,方静怡对上周言叙桀骜不服的眼神,脚步便是一顿。

晚上。

周言叙躺在柴房挣扎着想解开绳子。

可老头绑绳子实在专业,他捣鼓半天也没能松一点点。

突然,柴房门被人推开一条小缝隙。

他一愣,竟看见方静怡悄摸着从门缝里溜了进来!

方静怡用小刀帮他把绳子割开,又递给他一个手提包。

“你走吧,我帮你收拾了几件衣服,另外这里是三十块钱,是我之前打工攒下来的,不多但够你去深市了。”

周言叙回过神,大为不解:“为什么?”

“我相信你有这个能力,你会成功的。”

方静怡说得平静又笃定,她不过实话实说,周言叙却失了神。

从他下定决心去深市淘金,周围根本没人支持他,这是第一次,有人比他自己还相信自己……

屋外传来鸡叫声,方静怡赶紧推他:“快走吧!”

周言叙提着包,大步朝外面走去。

看着他毅然决然离去的背影。

方静怡唇角不由溢出一个苦涩笑容。

她明白,从这一刻起,自己和周言叙真正走向了两个世界。

第5章

天上阴云密布,空气也闷沉无比。

周家院子里。

方静怡被罚跪在庭院中央。

周父在她身前厉声呵斥:“他糊涂你也糊涂是吧?居然敢偷偷放人!”

周母在她旁边哭泣:“静怡啊,我知道你是想对言叙好,但你这是害了他啊!”

方静怡终于忍不住开口。

“爸,妈,言叙有能力有见识,不一定非要参军才能实现价值,现在时代不一样了,国家都将深市设立成经济特区了,言叙没准就能在深市成就一番事业呢?”

这番话让周父愣了。

从前他只觉得方静怡朴实,虽然的确和儿子有差距,但是个好媳妇,没想到还能有这样的见地,倒是稀奇。

但尽管如此,他该罚还是罚。

“国有国法,家有家规,不管怎样,你jsg这事做得不对,就在这里跪到晚上!”

方静怡低着头,腰板却挺直:“如果这样能让爸消气,我跪就是。”

周父哼着气甩手走了。

到下午,暴雨倾盆。

方静怡仍是不吭一句,就这么跪了一天。

直到周母实在看不过眼喊她:“快起来!再跪人都要跪坏了!”

方静怡却问:“爸现在同意言叙去深市了吗?不会再找人把他抓回来了吧?”

周母看着她不顾自己开口就问周言叙,直叹气:“你这傻孩子,老周!说句话啊!”

周父纵然满肚子气也不知怎么出了,冷邦邦道:“现在你们翅膀都硬了,老子哪还管得着!”

“谢谢爸。”

方静怡这才松了口气,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静怡!!”

周母吓坏了,忙将她送去了卫生院。

方静怡住了三天院才好,但总归这事告了一个段落。

之后一段日子。

方静怡时不时会去废品站转悠,家里买回来的古书也越堆越多。

这天她拿着几本古书回来,邻居徐桂花一见她又嚷嚷开:“哟,周家媳妇儿现在是要开废品站了吧?”

方静怡不想搭理她。

却听见另一个邻居也跟着笑:“什么周家媳妇儿啊,现在她丈夫都跑了,我看要不了多久周家就要赶她回乡下去咯!”

方静怡神色一僵。

事实上,第一世确实是这样的。

周言叙走后,她没了依靠,周家人对她也有了意见,她不想回乡下才去深市找人……

这一世,她不想再这样结局。

要在大院里立足,首先还是要能自己赚钱,总不能老是双手朝上问周家人要,这她自己要是周家人,也不乐意。

但厂子工作不好找,方静怡突然记起那天去电影院时看见门口很多摊子。

这种大夏天,卖冰棍和北冰洋汽水正好!

说干就干!

方静怡进了货,到电影院门口支起了摊位。

但真要卖时,她一时又有些犯怂。

周围摊贩都在高声吆喝,方静怡手心全是汗,脑子一片嗡鸣。

不知过了多久,她听见自己终于喊出声——

“卖冰棍咯!2分钱一根!”

喊了两声后,真的有人过来了。

收到钱那一刻,她眼眶发热,竟突然想哭。

一天下来收摊回家后。

方静怡算了算钱,居然赚了三块八毛五。

攥着钱,她唇角不由溢出笑来。

她突然有了希望,等将来和周言叙分开了,她也能养活自己了!

就这么过了几个月。

这天,方静怡正和周母在家准备做饭时。

外面传来邻居的大呼——

“周婶子!你家言叙回来了!”

“你家言叙出息了,我们大院里第一个万元户!”

听见这话,周母忙拉着方静怡跑去大院门口。

远远的,只见一辆崭新的小轿车从大路开过来。

周遭围观的邻居们都惊呼不已。

“天哪!这轿车是什么洋牌子?得花不少钱吧?”

“言叙真的出息了!我早说过他能成的!”

一片嘈杂中,车在周母和方静怡面前停下。

周言叙打开车门下车,一身西服,皮鞋锃亮,从后座拿出几大盒的补品。

周母不敢置信:“言叙?”

“妈,我回来了。”

周言叙眉梢间都带着意气风发。

所有人都在震撼之时,只有方静怡神情平静。

在周言叙看向她之前,她默默转身回了屋。

身后,周言叙想说的话就这么堵在离开喉咙里。

大院热热闹闹了一下午,到晚上才终于安静下来。

晚上,周言叙回到房间。

看着正拿着字典识字的方静怡,他轻咳一声,从包里拿出三千块钱放在桌上。

对上方静怡疑惑的眼神,他莫名有些不自在:“还你那三十块,连本带利。”

方静怡明白过来,却只拿回了自己的那三十块。

“你借三十还我三千,那我不是成高利贷了?”

周言叙惊讶挑眉:“你现在还懂高利贷这个词儿了?”

“我在看过的书里学的。”方静怡忍不住笑了。

她笑起来右脸颊漾起个酒窝,周言叙一愣,忽地才发现这竟是方静怡第一次在他面前笑。

心跳突然慢了一拍,就在这时,周母在外面又喊他。

“言叙,这个麦乳精怎么吃,你给我说说!”

他忙起身离开屋子,说完麦乳精后又准备将买回来的补品一个个说。

周母却摆摆手:“行了,其他的我知道,你快去洗澡,再好好陪陪你媳妇!”

说着又忍不住抱怨:“你呀!人走得痛快,把你媳妇丢下,你爸罚她跪了一天你知不知道!”

周言叙一怔,反驳的话突然有些说不出口。

默然回到房间,屋内却没了人,他没细想,拿着澡巾就去家里澡堂。

推开澡堂门,掀开浴帘。

周言叙瞳仁陡然收缩,只见昏黄灯光下——方静怡正背对他在澡盆里洗澡。

蜜色的皮肤光滑细腻,腰肢比之前纤细很多。

周言叙喉结滚动了几下。

风吹动浴帘,方静怡忽地转过头来。

两人瞬间四目相对!

第6章

方静怡惊叫一声蹲了下去!

周言叙慌忙反应过来:“抱歉,我不知道里面有人。”

他急急退了出去。

方静怡穿好衣服走出来时,脸又热又红,根本不敢看周言叙。

“我、我洗好了,你去洗吧。”

周言叙也尴尬地没敢看她:“好。”

方静怡便飞快跑回了房间。

等周言叙洗完澡回来时,就见方静怡背对他看起来像是已经睡着了的样子。

炕中间,则被她放了个枕头。

周言叙没吭声,拉了灯上炕。

当晚,周言叙却做起梦来,梦里方静怡的背影挥之不去。

天还没亮他就醒了,身下一片湿濡。

他脸色难堪地又进了澡堂洗了个澡。

天亮后。

方静怡照常准备出门去摆摊。

突然听见院子外吵吵闹闹。

然后就见徐桂花冲了进来,对方静怡大喊:“周家媳妇儿,你摊上事了!”

方静怡不明白:“什么意思?”

话音刚落。

门口进来一大堆人。

最前方的男人穿着白衬衫,戴着金丝眼镜,举头投足温文尔雅。

相貌之盛,更是方静怡见过除了周言叙之外长得最好看的人了。

男人停在了方静怡面前,问她:“请问您就是方静怡,方女士吗?”

他说话声音不紧不慢。

方静怡还是第一次被人称‘女士’这种词,强压慌张点点头:“是,您有什么事?”

“您好,我是民清大学数院院长林序维,听说您从废品站买了很多旧书是吗?我能看看吗?”

一听他是为了那些书来的,方静怡脸色一白,点点头:“我这就搬出来。”

挤在门口看热闹的徐桂花听了,立即嚷嚷开。

“都说让她不要捡了,这下好了!都让人大学院长找上门来了!”

“这位同志,这周家媳妇她要是因为这批书犯了什么法,可不能牵连我们大院其他人吧?”

每说一句,搬书的方静怡脸色就白一分。

她也是真怕是不是自己不懂,买到了什么禁书。

就在搬最后一沓书时。

周言叙却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他一手接住她的书,大步走在前面。

“林院长,我妻子她没上过学,这些书都是她乱买的,如果有问题,你跟我说就好。”

方静怡一愣,心口便是一颤,一时竟说不上是什么滋味。

林序维抬眼看了两人一眼,表情依旧冷淡,拿着手里那本《论语集注》起身。

“不用担心。”

“我是代表学校为新建的图书馆来收书的,很多旧书珍本都难以寻到,找了很久才找到方女士。”

原来是这样。

方静怡一下松了口气。

便见林序维看了看地上的书,张口说。

“这些书五十一本,有价值的可以一百一本,方女士愿意卖吗?”

这话一出。

全场鸦雀无声。

周言叙也惊讶看向了方静怡。

门口在寂静之后更是爆发出一阵热浪。

“这地上这么多本,周家媳妇儿!你是要发大财咯!”

“就是!周家这是祖坟上冒青烟了哟,言叙刚从深市发财回来,媳妇儿靠收废品也能收出个宝来!”

方静怡是最震惊的一个。

她脑子嗡嗡作响,诧异看着地上的书。

这么多书,往少了算也有好几千!

见她不回话,林序维便又问:“方女士,如果你觉得条件不合适,我们可以再酌情加价,您看可以吗?”

方静怡猛地回神。

良久,她攥紧手,听见自己说——

“不,我愿意无偿捐献!”

第7章

全场哗然。

林序维一直淡然的表情消失,眸间浮现出一抹震惊之色来。

他打量起方静怡,眸光几变,遂沉声开口。

“方女士,你放心,我说到做到,这些书也不是什么禁书,你不用有顾忌,这些钱是你该得的,不会有问题……”

听着林序维的话,方静怡不觉深吸口气,声音有些颤抖。

“林院长,我不是别的意思,这些书是我几毛钱买来的,没想到这么贵重。”

“而且我之前买这些书,为的就是看书学知识,这些书我已经都抄了一遍了,留在我家里也没什么大用处。”

从无jsg法组织语言的语无伦次到越说越流畅,方静怡越说越坚定。

“所以我不是怕,我是自愿无偿捐献给国家的。”

林序维愣住了。

见方静怡虽然胆怯但眸色清澈,他一时目光复杂又夹杂一抹钦佩。

林序维没再多说什么,直接鞠了一躬。

“那就多谢了,我替万千学生谢谢方女士您的大义之举!”

林序维带着书走了。

待人走后。

方静怡这一举动,当即在围观邻居中引起轩然大波。

徐桂花忍不住嘲讽:“言叙,你家媳妇儿还挺清高,放着几千块都不要了。”

方静怡一怔,目光呆呆看向身旁的周言叙。

她这才猛然发现自己完全没跟周言叙商量,就直接把书捐了!

正在她心里忐忑之时。

就听见周言叙挡在她面前,冲着徐桂花便讽刺回去:“我家里还不缺这点钱,她想捐就捐,碍不着别人的事。”

周言叙这一表态,徐桂花没了话。

其他看好戏的邻居也皆悻悻散去。

院子里回归平静。

方静怡对周言叙道了声:“谢谢。”

“没事。”周言叙不自在地清清嗓子。

眼见着方静怡要出门,周言叙随即问:“那个!方静怡,别人送了我两张电影票,晚上你要跟我去看吗?”

听见这话,方静怡记起上次电影院的事,眼神一暗。

她低着头,直接拒绝了:“不了,我是粗人,看不来你们文化人的东西,你实在想看就还是和静欣妹子去吧。”

没料到方静怡会拒绝,周言叙心情莫名不好:“你让我跟别的女人去看电影?”

“你们之前不就去看过了?”

方静怡对他的反应莫名其妙。

这话让周言叙一愣,半天才记起那次电影院门口的事来。

他顿时失笑,忙解释:“那次我不是跟她看电影,是她舞团排练正好在电影院旁的礼堂里边,你想哪儿去了?”

直到这刻,方静怡这才明白,原来是自己误会了。

两人安静片刻,周言叙缓声又问:“那看电影你去不去?”

方静怡手指攥了又松,沉默半晌,还是答应了。

周言叙唇角不由勾起笑意。

晚上看电影时。

周言叙特意打扮了,方静怡纠结了一下,还是穿了自己最新的衣服,梳了两遍头发才出门。

周言叙开车带着方静怡到了电影院门口。

两人准备进去。

旁边倏地传来紧急的呼声——

“让让!我们有人受伤了!麻烦让一下!”

待人群让出一条道来,就见李静欣被人搀扶着从里出来。

几人迎面撞上。

周言叙神色一变,立即迎了上去:“静欣,你这是怎么了?”

“没什么……”李静欣看一眼方静怡,勉强扯了扯嘴角,“你带嫂子去看电影吧,别耽误你们。”

说完,李静欣扶着旁边人的手就往前走。

方静怡就见周言叙想也不想追上去。

“我送静欣去趟卫生院,电影你先自己看吧。”

电影票被他随手塞在她手里,她没抓住,轻飘飘落了地。

第8章

方静怡下意识去捡电影票,再抬头,便见周言叙的车快速远离。

不知站了多久。

身后传来喇叭声,催促电影进场。

方静怡回过神来,盯着手里的电影票,心口有些喘不上来气。

来看电影的人吵吵嚷嚷,方静怡沉默半响,走进了电影院。

这是她几世来第一次看电影。

前面的位置都被坐满了,她便坐在了最后排。

灯光暗下,大银幕上缓缓出现画面。

电影正式开始播放。

方静怡盯着银幕,看得很认真。

这是一部叫《A计划》的搞笑喜剧,周围人都在笑,她却看着看着莫名的眼前模糊。

当晚,周言叙没有回家。

方静怡一个人躺在床上,怎么都睡不着。

电影也看了,她应该开心才是,可想到周言叙,心里就像是压了块大石头,又闷又疼。

方静怡实在没能睡着,于是半夜起来,拉亮灯,开始写题。

只有写题才能让她脑子里不胡思乱想。

这一写,一宿就过去了。

第二天,直到方静怡准备午饭时,周言叙才回来。

走进厨房,见到方静怡,周言叙先是上前帮她烧火,接着才斟酌开口:“昨天晚上对不住,是我……”

“没关系的!”

方静怡一边麻利切菜一边打断了他,神色自然,没有半点在意的样子,她笑笑说:“我理解的,你不用放在心上,我看了电影,挺好看的。”

周言叙接下来的话都被她堵住,心莫名烦乱起来,只好鼓着劲往灶里添柴火。

就在这时。

院子却突然传来敲锣打鼓的声音。6

方静怡冲出去一看,竟是林序维又来了。

而这一次——他竟是来给方静怡送锦旗的!

“方女士,这是我们学校给你送的锦旗。”

周母原本对方静怡擅自捐书还有点想法,毕竟好几千块呢。

如今见到这锦旗倒是喜笑颜开了,忙推方静怡:“静怡,赶紧接下!”

方静怡看着那大红色的锦旗,有些无措:“还搞这么隆重……谢谢您……”

“应该的。”

林序维被迎到正屋坐下,又递过来一个本子给方静怡:“这个是我收拾书时发现的,是你丈夫的吗?”

方静怡看了眼,是自己的练习册。

她更不好意思了,忙说:“是我的,我自学的时候,不太会做的题。”

之前有周言叙教她,现在周言叙不在,她有问题基本靠自己解决,但也有靠自己不懂的问题,她就都抄了下来。

林序维听了,眼里却有些诧异。

这本子上几乎都是大学的高等数学题了啊……

这几年,随着改革开放,国家对学术接轨国际越来越重视,林序维自己也是立志将国内数学推上更高的地步,自然乐意看见更多的人喜欢数学。

见方静怡求知若渴,他开了口。

“我可以教你。”

“真的吗?!”

林序维直接给她讲解了一道题,本没期望方静怡能一下听懂,但从她的反馈中,他看得出来她竟是很容易就听懂了,甚至直接举一反三!

林序维原本平静的眼中一亮,看方静怡的眼神变了。

方静怡还以为林序维是嫌弃自己了,忙收起本子:“我这点小问题还麻烦院长您教,实在是不好意思,是我太笨了。”

林序维却摇头,语气坚定:“不,你很有天分。”

方静怡愣住了。

这是她人生里,第一次,有人这么坚定的肯定她。

“如果你对数学有兴趣,以后有什么不懂的尽管到学校来找我,这是我的联系方式。”

林序维直接递出了邀请。

方静怡脸上一片红,不知是激动,还是羞赧,只结结巴巴应了:“好,好。”

林序维走后。

周父看着锦旗喜上眉梢,喊周母:“快快快!把这锦旗裱挂起来!”

周父脸上神情比周言叙成为万元户回来那天还要开心。

全家人都开开心心,只有周言叙看着方静怡红晕未消的脸,心里不舒服。

“人家客套几句,你不会就当真了吧?”

方静怡捏紧了本子,没吭声。

见此,周言叙心里更是烦乱至极。

他跟她最多算朋友罢了,自己现在这样是在干嘛呢!

经过这一遭后,好几天两人氛围都沉默怪异。

这天晚上。

周言叙在饭桌上提出:“爸妈,我之后想要去深市长久发展。”

方静怡一怔,看向日历:1983年9月23日。

是这天没错了。

没人知道,这次周言叙去了,至少五年不会再回来。

一切还在按照之前两世的轨迹在走。

饭桌气氛异常沉静,但比起上次,今天的气氛显然缓和不少。

周父深深看了周言叙一眼,道:“要去可以,但你要带静怡一起过去!”

谁料话音才落,就被周言叙一口否决。

“不带。”

这坚决冰冷的两个字,重重砸在了方静怡的心上!

第9章

周父脸色顿时变得铁青。

他重重一拍筷子,震怒道:“你敢不带?静怡是你媳妇儿!你带着她天经地义!”

方静怡却很平静,反而拦住了周父。

“言叙刚去深市发展肯定忙,我跟着过去反而会拖累他,就让我在家里照顾你们二老,言叙去深市也安心点。”

周父沉下脸来:“不可能!说什么都没用!周言叙,你要是不带静怡,就别想走!”

周言叙脸色也冷下来,他瞥了方静怡一眼,语气冷漠:“她能有什么用?”

方静怡脸色一瞬苍白。

这顿饭注定又是不欢而散。

回到房间。

方静怡还能记起周言叙看她的那一眼,跟前两世他看她的眼神一模一样!

方静怡心里又苦又涩,难过不已。

她翻出题册来,靠写题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可大概是连老天也想捉弄她,没写上几题,笔尖就坏了。

盯着不出墨的笔,方静怡眼圈红了。

这一幕落在旁边的周言叙眼里,他目光停顿了下,又收回视线。

接下来这些天。

周言叙外出办事,方静怡去摆摊。

方静怡平时摆摊没事时就会自己做题,从那天后,更是总能碰见林序维。

林序维会花jsg十几分钟的时间教她题目。

因此,方静怡对他也是愈发心怀感激。8

这天。

方静怡照常跟林序维讨教题目,这一幕却恰好落在不远处特意来找她的周言叙眼里。

周言叙远远看着,手上还拿着刚从国营商店新买的长虹钢笔。

方静怡始终没发现他,和林序维正相视而笑。

不知为何,周言叙看着只觉得刺眼极了,黑着脸转身就走了。

晚上回到家。

方静怡脸上容光焕发,做饭也心情很好的样子。

周言叙看不顺眼,便回了房间。

一眼便看见方静怡桌上放着一支钢笔,竟是一支派克高级定制钢笔,他下意识拿起一看,就见笔帽处刻着一个‘林’字!

周言叙瞬间黑脸。

吃过饭后。

方静怡去给周言叙洗衣服,摸了把口袋,却发现里面装着一支长虹钢笔。

她没多想,拿着笔去还给周言叙:“钢笔这么贵重的东西,要收好。”

周言叙接过,态度冷淡。

“我要送人的,你别弄坏了。”

好心还笔,却换来这样的反应。

方静怡愣了下,心尖泛苦。

见他转身要走,方静怡揪着衣服,犹豫了下,还是喊住了他——

“言叙,林院长今天说,要推荐让我去参加国际奥数竞赛,你觉得……”

周言叙回头,不难发现方静怡在提起林序维时眼里涌现出的崇拜。

他沉下脸来,语气更加不好。

“你自己的事不必跟我说。”

方静怡一怔,眼里期待的光黯淡下来。

她低下头,掩下心里的苦涩,再说不出后面的话。

第二天。

方静怡去了趟民清大学,送了林序维自己亲手做的吃的,又郑重地将那支派克钢笔还给他。

“林院长,谢谢您借我钢笔。”

林序维收回,又多问一句:“你买到新钢笔了?”

方静怡摇摇头:“我研究了下,笔尖能修,我自己用尖钳修好了。”

“厉害。”林序维也笑了,又叮嘱,“机会难得,要好好努力。”

方静怡郑重点头,聊了几句,就很快离开。

她回到家。

却见李静欣正站在院子口。

“言叙不在家,你有什么事吗?”方静怡忙上前去问。

“嫂子,麻烦你将这个还给言叙吧。”

李静欣说着将手里握着的东西递给方静怡。

垂眸看去,方静怡瞳仁骤然一缩。

她递过来的,正是周言叙昨天买的那支长虹钢笔!
全部回复10 显示全部楼层
df652 发表于 2023-10-2 19:43:20|来自:北京 | 显示全部楼层
快更[大哭][大哭]
王之一站 发表于 2023-10-2 19:43:27|来自:北京 | 显示全部楼层
又给我推未完结的文是吧,老知乎我记住了[尴尬]
wo177775 发表于 2023-10-2 19:44:10|来自:北京 | 显示全部楼层
你就这样对待我这个尊贵的VIP是吧老知乎[尴尬]
苯鸟 发表于 2023-10-2 19:44:16|来自:北京 | 显示全部楼层
今天刷到第三次一样内容了名字不一样
ttitp 发表于 2023-10-2 19:44:56|来自:北京 | 显示全部楼层
快更,更完踹我一脚[酷]
梅州热线 发表于 2023-10-2 19:45:47|来自:北京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这么尊贵的知乎会员让我看未完结的文,可恶!!更了踢我!
无非95 发表于 2023-10-2 19:46:21|来自:北京 | 显示全部楼层
好看的!!!很喜欢这个时代的感觉[赞同]
神经 发表于 2023-10-2 19:46:57|来自:北京 | 显示全部楼层
是那个公众的号呀,那个的公众文?
sdwgw 发表于 2023-10-2 19:47:30|来自:北京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文后面特别好看!西—————青书—————轩 里面的………
12下一页
发帖

快速回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联系客服 关注微信 下载APP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