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于谦在当今相声界里是不是捧哏最好的一个?放到历史上比较呢?

[复制链接]
国际闪警 发表于 2023-10-2 18:51:17|来自:中国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于谦在当今相声界里是不是捧哏最好的一个?放到历史上比较呢?
全部回复5 显示全部楼层
ジ呼喚ジ 发表于 2023-10-2 18:51:28|来自:中国 | 显示全部楼层
捧逗这个关系有点像夫妻,讲究个性格互补,当年给老郭捧哏的也不少,李菁,王玥波,张文顺。于谦之前也说过相声,演过小品,但是都不如两个人合作之后。所以单纯说水平不太客观,只能说巅峰时期的郭于组合算第一梯队,与二张,高范,侯石等人一个水平。
九命黑猫 发表于 2023-10-2 18:51:48|来自:中国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相声界我觉得他不如冯巩,历史上和赵佩茹郭启儒相比应也有差距。
mahuman 发表于 2023-10-2 18:52:14|来自:中国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也没有量化的指标,而且年代不同表演风格也不一样,现代人评价前人也不可能客观。
我认为于谦和郭德纲组合,是最能发挥彼此的水平的。而且也是当前战斗力最强的。于谦自己也说过,郭德纲不说相声的时候,他也不说了。
很多搭档都是这样的互相成就的。以前的二赵的八扇屏,到现在也没人能超越。赵振铎过世以后,赵世忠也再没有如此出色的作品了。
没法评出1-2-3,但谦哥成为历史后,一定会排到捧哏水平最前列。
我个人看来,不谈经营,但从相声四门功课水平来说,郭德纲在相声史中逗哏排名,要低于谦哥捧哏排名。
dxking 发表于 2023-10-2 18:52:46|来自:中国 | 显示全部楼层
相声界不敢说,历史上咱也不知道,没听过那么多人的相声,但要说是不是德云社最好的捧哏,是不是郭德纲合作过最好的捧哏,我觉得不用客气,是的。
一个好的捧哏,只有在失去他的时候才能体会到他的好。一对固定搭档相声说得好,观众基本上都会觉得是逗哏的功劳,捧哏的好很容易被忽略,体会不到,很多人觉得捧哏不就嗯嗯啊啊(?)就行了嘛,有什么的,这时候把捧哏换一下,就知道捧哏的好了。老郭近几年也偶尔换过捧哏,于谦有事来不了,他去给弟子捧场,就会临时找个人来捧,我印象中找过孙悦和栾云平,对比一下明显不如于谦捧的舒服、好笑。于谦也给岳云鹏捧过,效果很好。当然也有配合不熟练的关系,再横行对比一下,让他们去给自己的固定搭档捧,一对比一对呢?我认为哪怕现在的德云社,其他组合最多也就持平现在全拿于谦的家人开涮、全是屎尿屁段子的郭于,离十几年前的郭于还差着老大一截。郭的相声里最好笑的是“郭德纲角色扮演挤兑自己型”,《梦中婚》《我是黑社会》《揭瓦》《卖面茶》《我要反三俗》《西征梦》等等,这些作品的共同特点,是郭德纲在里面扮演一个丑角,通过挤兑自己、于谦补刀制造笑点;排第二的是传统节目,《白事会》《文章会》《大保镖》《羊上树》《金兰谱》《卖五器》等等,这些节目大家拿到的原本都一样,一些小改编和临场发挥更能比出差距来,但这里面有些创作年代确实过于久远,脱离现在的时代,并不那么好笑,有些地方甚至莫名其妙,所以排在第二档;接下来就不用排了,“创造记忆回忆过去型”、“于老爷子传记型”、“挤兑于谦本人型”、“说教观众型”、“骂街发泄情绪型”,我觉得都一样,没什么差,这个阶段郭德纲已经有偶像包袱、宗师架子了,不再愿意扮演一个贫困潦倒斤斤计较的小市民角色了,相反说教多了很多,不光在民俗、传统等他擅长的方面,甚至拿着他没上过初中的水平在自然科学方面教育观众,说这种相声的郭于是最无聊的。
扯远了。
这个位置的最有力竞争者是张文顺老先生,张先生最为人称道的是他的进攻型捧哏,经常噎得老郭说不出话来,我觉得这涉及到一个舞台角色和辈分的问题。捧逗二人在舞台上,是来说相声的,不是来吵架的,逗哏逗一句捧哏的,捧哏立马还回去,必须要有一个饶人的,俩人都不服,你呛一句,我立马怼回去,你再噎给我,我再阴阳你,没完没了那就成了吵架了,不是说相声了。相声界爱论资排辈,张文顺高郭德纲一辈,他们俩这一挤兑一反呛,必须落在老郭身上,老郭得受着;于谦和郭德纲同辈,他俩是均摊这个饶人的回合的,于谦也有很多经典回怼,“也是狗告诉我的”、“您可千万别站起来”、“个儿矮也不能这么自卑啊”、“您媳妇也在歌厅上班?”、“自个学自个”等等,不仅回怼得非常有力,而且包袱抖得非常响,笑料十足。张先生应该是性格原因,一句不让,做他的逗哏是很难受的,很容易被噎得说不上话来,而且就我个人而言,张文顺的所谓进攻型捧哏,狠辣有余,笑料不足,他的回怼不是为了逗观众一乐,是性格本身就争强好胜,言语上不愿吃一点亏,这种风格,就像爱吃臭豆腐、榴莲之类的东西一样,爱的爱得不行了,不爱的挺受不了那味儿的。节奏上来说,张文顺的捧哏有点赶,话赶话,给我的感觉是一个人在打地鼠,但他事先知道地鼠从哪个洞探头,头露出来和锤子落下去是同步的,没有一个俩人聊天该有的正常反应时间。这个缺点老郭捧哏也有,话赶得非常紧,逗哏话刚出来,他话就跟上了,跟对台本似的。这个节奏一般也会传染给逗哏,导致俩人话都挺赶,逗哏水平好能稳住自己,逗哏水平差点绝对被带快,老郭自己不会被张先生带跑,但老郭给他徒弟捧,他徒弟都被带跑了,跟老师检查背诵似的说得又快又流利,作为检查功课很好,作为舞台表演,不行。而于谦不一样,他不但留出适当的反应时间,甚至会在关键节点做出相应的思考、反应的表情动作,引导观众跟上,再捧出自己那一句,有些包袱观众要反应过来才能笑,你节奏太快,观众没跟上,等观众反应过来,你这包袱都过去了,效果就大打折扣了。
至于王文林、李菁,我觉得完全不构成竞争,就不用多说了。
zichuan 发表于 2023-10-2 18:53:45|来自:中国 | 显示全部楼层
谦哥曾经在访谈时说过,他跟郭德纲合作自己是很轻松的,几乎不用背词,除了一些比较重要的裉节上需要严格按词说,其他大部分捧词都是靠现挂。绝大多数包袱笑料都是郭德纲设计的,把包袱跟谦哥说一遍,谦哥记个差不离,粗略地走几遍就可以上台了。至于包袱的效果,自己表示完全不担心,对郭德纲有绝对的信任,他不相信郭德纲的包袱会不响。郭德纲也曾经无数次公开表示过,于老师是一位百年不遇的好捧哏,我对这话是很认可的,我个人认为于谦老师是相声史上最强捧哏之一,同时他也是我最喜欢的一位相声演员。
涉及夸奖德云社的文章下面,总会出现一些反对声音,你吐槽于谦可以,那你倒是说出来一位你认为比他强的捧哏来啊,你说出来咱们大家互相交流交流,有对比才有讨论的价值嘛,纯骂街有什么意义?谁不会?
下面截取部分谦哥捧词,没听过的感受感受于谦老师的捧哏魅力,听过的重温一下吧。一次写不完,我慢慢添,想起什么来就上来更几段,如果有遗漏的各位也可以在评论区说一下,我看到会补进来,咱们一起做个谦哥捧哏集。↓
<hr/>
郭:有容乃大!嫂子叫有容。
于:别胡说八道行吗?
郭:有这么一词儿嘛,有容乃大嘛!
于:废话,后边这自我介绍呢?!

郭:咱没读过大学,没念过书。
于:是。
郭:咱也没在博士前面待过,也没在博士后面待过。
于:呵呵,净在旁边了。

郭:来,你唱,我来给你拉弦啊!
张:好,来吧。
郭:准备啊,这一拉你就张嘴啊!
于:还是先张嘴吧,别掉地下。
郭:这是个美食家!

张:我刚才说谁?
于:不是席琳迪翁吗?
张:行啊,行啊,好家伙,我这人眼看狗低了啊!
郭:你总是这么坦诚!
于:他刚说谁低?(示意郭德纲最矮)

郭:我把我这两千块钱都取出来!我要周游世界!
于:两千块钱周游世界?到黄村就没钱了知道吗?!

郭:四书五经,来你摸摸这。
于:哟这还能摸出来?
郭:你好好摸摸四书(叔)!
于:来来,你摸摸你二大爷。

郭:人家在台上胡唱瞎唱还能得个花篮呢,你瞧,我这么卖力,到现在连个花圈都没得着。
于:您可能不到岁数呢。

郭:不像武术啊,腾腾腾!真刀真枪的干!
于:刀枪无眼。
郭:这是真本事,芭蕾舞!
于:嗯,是!
郭:你能来么?你能踮着脚尖搁这站半小时?
于:不踮脚尖你也不像啊!

郭:俗话说英雄莫问出处,流氓别问岁数!
于:行,我不问您岁数。

郭:我有一个外号,天下第一善人!(骟人)
于:您说的这是名字啊还是工作啊。
郭:什么话这叫。
于:不是啊,我看您这手势啊。(拿刀的手势)
郭:我!心善的!(新骟的)
于:刚下的刀!
郭:你怎么就不明白呢?
于:冲您这手势我明白了!
郭:现在善人少。
于:对,民国就没了。
郭:我可不是第一天当善人啊!
于:那是,养伤就得养些日子呢。
郭:积德行善嘛!你跟我一块吧?
于:不去,怕疼。
郭:你看,你就不明白,我也是没办法呀!
于:那倒是,有办法谁骟人呢。
郭:我真是让你气得我没法没法的!哎呀气死我了,难受……
于:您先养些日子再出来吧!

郭:去香港,找人跟我一块儿行善!香港的那些大财团啊,富商啊,你说你有那么多钱你留着干嘛,都拿出来做善事!
于:都跟您一块儿骟人去。
郭:到那一看,哎呀香港真是个好地方,香港的肉饼不错,还有家具,知道么?
于:您去的这是香港?
郭:对,香港。
于:您去的这是香河!
郭:香港嘛!
于:什么香港,肉饼家具那就是香河!过没过海您还不知道么?
郭:我记得在六里桥长途汽车站上的车嘛!
于:哎对,我一猜您就奔农村去了。

郭:海内存只鸡,天涯若比邻。
于:不对不对,那叫海内存知己。
郭:哦我以为在海儿那存着只鸡呢。
于:没听说过,东莞才存着呢。

郭:你弟妹铁锤也劝我,德纲你要努力,咱们平胸而论。
于:你先等等,那你论不过她。
郭:不是有个词儿嘛,平胸而论嘛!
于:往里想。

郭:拿布包好了往匾后边这么一塞,你就等着我驾崩就行了。
于:哦。
郭:一眨眼,我150多岁,夭折了。
于:一百五十多岁,夭折!好嘛您这腰够靠上的。

郭:卖字儿嘛!(说自己摊煎饼是写书法)
于:哟您还卖字儿呢?
郭:你写这玩意儿不就是卖吗?你留着下小的啊?
于:那您卖多少钱?
郭:两块钱一套!
于:论套啊!人家都是论尺,多少钱一尺。
郭:害!这东西就是薄利多销知道么,再一个面向工薪。
于:哦,那您平时都在哪个画廊卖?
郭:不在发廊卖,我上那买。
于:我问的是工作啊!私生活我可不管!

郭:拿块砖头蹲在地上写,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
于:好嘛幸亏是五言诗,这要是七言的大胯非掰了不可。

郭:噗!拔出一杆金笔来!(从屁股后面拔)
于:嗯?
郭:掏出支票本,刷刷刷写了几个字。
于:有钱不在乎。
郭:来!支票!两百万!拿着,花完了再找我!
于:就这么大方。
郭:谦儿,你还没签名呢,哦!噗!刷刷刷写,写完了,噗!
于:啊?
郭:日期……哦!噗!刷刷……
于:我这过瘾呢滋喽滋喽的!?

郭:哪像你们似的,买四合院啊,买别墅啊,没品味!
于:那您买什么啊?
郭:我买中南海!
于:郭德纲,你胡说八道不要连累我们。

郭:当年也没有微博,他写的东西也没出版,我想看他写的东西怎么办呢?
于:怎么看?
郭:我上过您的嫖客,新浪嫖客!
于:哦,您还上过我的嫖客?那咱俩得论干姐妹了吧?这不叫您说的这个,这叫新浪博客,博客!
郭:哦,不懂这个,反正我看大伙儿都点你。
于:那您替我告诉他们,我不出台。
郭:那你指着什么吃呢?
于:我指这个吃啊我!

郭:坐在炕上滋喽一口酒,吧嗒一口菜,噗噗一口烟,你是美了,可你扪心自问一下,今天你反三俗了吗?
于:别的不知道,我就知道这三样儿就够我忙活的了。

郭:你那叫作死啊,郭德纲你敢惹吗?是,郭德纲没什么,可是人家还有好几个徒弟呢,曹云金,何云伟,张云雷……
于:这几块货没一个过九十斤的。

郭:我顶风冒雪走在大街上卖报纸,看新闻啊,郭德纲又打人啦~
于:好嘛,这就打两回了。
郭:报纸都是假的你忘了?
于:“又”打人了么。

郭:于谦走过来了,就是你!穿着一身蕾丝的西装。
于:啊?我得拆多少裤衩才能改这么一西服啊。

郭:他母亲有病不看病,回家喝香灰,拿香灰兑水,和面,上屉一蒸,呵!一屉小灰窝头儿!
于:啊?没听说过!
郭:他母亲吃完了,拉出两盘蚊子香来。
于:好嘛,我妈肠子还真细。

郭:一脚跨上摩托车,噗!噗!噗~(发动摩托)
于:您这车肠胃不太好吧?
郭:噗!噗!噗~突突突痛快了!
于:那是,您痛快了,您就不管后面这块地了吗?

郭:嫂子在路灯底下站着,于谦定眼儿一看!(腚)
于:那叫定睛一看!
郭:有眼儿没眼儿?
于:废话,眼睛!定睛一看,俩眼知道吗?
郭:哦,不懂这个。
于:要照您这么说我拿着大顶呢。

郭:你说,你在外面吃饭,吃着吃着那边打起来了!你这碗面刚端上来,冒着热气儿呢,一个死人咣当扎你面碗里了,咱平心而论,这碗面,你结账他结账?
于:我先说这人不是我烫死的就行!

郭:刚出门,碰见他爸爸打洗头房出来,那老头儿,喝!倍儿精神!
于:从那地方出来还能精神得了?

郭:我这块玉是庙里老和尚给走光的。
于:什么?走光的?
郭:对,特意去庙里找老和尚走光的。
于:没听说过!那叫开光知道吗?没听说谁跟前挂一光屁股老和尚!

郭:他爸爸这个人信佛,胸口这老挂着铁观音。
于:没听说过信佛挂袋茶叶的!

郭:给我当一辈子儿子?美得你!就这一会儿!哪说哪了!
于:哦,就暂时的。
郭:比方说啊,多年以后,咱俩在胡同口碰见了,你问我,爸爸您干嘛去?
于:我洗澡去。

郭:谦哥好踢球。
于:对我爱玩儿这个。
郭:上场两分钟,得一张黄盘下来了。
于:我上场买毛片儿去了我?!
郭:黄盘嘛!黄盘警告,红盘罚下。
于:不用!黄盘就拘留了!


郭:我要上福布斯富豪排行榜,我要成为世界首富!
于:所以呢?
郭:我把工作辞了,在家等通知。
于:啊?等通知能等来吗?
郭:哎呀,我把工作都辞了,怎么还没有人来通知我是世界首富呢?
于:想瞎了心了。
郭:哎呀,上面还没有我,是不是印错了?
于:您记住了啊,什么时候上面有您了,那就是真印错了。

郭:谦哥好唱歌,昨天还在后台听他唱来着,在那菊花盛开的地方~
于:菊花盛开的地方!有我可爱的家乡……我住裤衩里了是怎么着!

郭:来,给小狗儿烫个头,就烫于老师这样的。
于:跟我有什么关系!
郭:烫烫烫,哟呵!怎么没毛了?
于:改您这发型了。

郭:于谦的祖父往那一坐:“大太太和花匠找回来了么?”
于:你先等会吧,听这意思大太太跟花匠跑了是吗?
郭:回老爷,已经派厨子去追了!厨子走的当天,二太太又没了……老爷子根本不当回事儿:“嘿嘿,好事儿啊,这批货不出手,下批货进不来啊!”
于:嚯,人贩子这是。

郭:老爷子要出门之前,四个保镖端着机关枪先出来,谁!突突突突突~
于:什么呀就开枪!
郭:突突突突突~
于:行了!有这四个人追追大太太去好不好!
郭:报告老爷,邻居们都打死了!
于:好嘛,不留活口。

郭:保镖们拿着果盘,点心匣子,鸟笼子,茶壶,伺候老爷子出门……
于:玩儿去。
郭:上公共厕所。
于:上个公共厕所这又果盘又点心匣子干嘛呀?
郭:怕拉到半截饿了啊!老爷子把衣服脱了,给保镖拿好,周身上下一丝不挂!四个保镖,撤!
于:撤啦?
郭:衣服上不能有褶子,得拿回去挂起来。
于:不是,那这就剩一个光屁股老头了啊!
郭:老爷子这才进厕所,因为公共厕所,有很多人在里面。
于:哦还有几个没打死的。
郭:老爷子还跟人打招呼呢!列位,拉着呢哈,呵呵,下午好,哎哟别起来别起来,拉你的。
于:废话!谁拉半截起来握手啊!
郭:人家拉完就陆陆续续都走了,老爷子挨个跟人握手,你好你好,再见,哎,回去给你父亲带好。
于:别握手了,你再让人给扽出去!

郭:谦嫂时尚,那旗袍开叉开到这。(比划咯吱窝处)
于:披俩门帘子出去了!

郭:嫂子在家穿个很短的小睡裙。
于:很短的裙子,多短?
郭:上头到锁骨上头。
于:下头呢。
郭:下头到锁骨下头。
于:那叫假领子知道么?我媳妇儿在家光屁股戴一假领子?!

郭:于大夫到!
于:哟,于大夫,人家还挺尊敬我。
郭:因为比赛嘛,运动员都得检查有没有兴奋剂什么的。
于:哟我还会这个?
郭:于大夫您帮个忙吧,检查一下有没有兴奋剂!这边一杯一杯的尿样都给他摆好了。
于:哦。
郭:于老师端起一杯来吹,呼……(作势品茶)
于:不用检查了,这个运动员发烧了!

郭:于老师,还有这边!又领着于老师来到另外一个房间啊,尿样的杯子更大了,都这么大一杯一杯的。
于:这是?
郭:赛马那马!
于:好家伙!
郭:一会儿于老师打着饱嗝出来了。
于:没听说过,喝饱了是么?
郭:您说,就这么帮忙,这人缘儿能次得了吗?
于:马缘儿也次不了啊!

郭:我就在国外忙,这些年啊,我跟你说就我去这些国家你都没去过,你都不知道。
于:不知道可以听您介绍啊。
郭:我就在那个,哎哟这么些年了哪国家我都忘了,那叫大……呃……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还有摩洛哥联合王国可能是……
于:哎呀,您再来一遍,没说清楚。
郭:大不列颠啊……摩洛哥……可能没有摩洛哥,要不就有反正是……
于:行行,您就说说这国家在哪儿吧!
郭:太平洋嘛!太平洋上了坡,南岸,一直往南去。当然也不能老往南啊,再往南……再往南就是固安。
于:要往东走点呢?
郭:往东是廊坊!
于:往西……
郭:往西房山!
于:您这地方叫?
郭:大不列……大……
于:大兴!

快速回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联系客服 关注微信 下载APP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