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看完这8点,让你读懂《半个喜剧》(深度含剧透)

[复制链接]
j15023105c 发表于 2023-10-2 15:05:08|来自:北京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就在3年前,同样的人马,同样的导演,同样的阵容,为我们带来了大荧幕的处女作品《驴得水》,并且拿下8.3的豆瓣高分,1.72亿的票房,一举成为年度华语片中的黑马。
任素汐也是从这部电影开始,从剧场转到了大荧幕上。


3年后的今天,原滋原味,还是那个任素汐,为我们带来了这部《半个喜剧》。
电影从4个年轻人的事业、爱情继续探讨着《驴得水》中没有聊完的“底线”话题,在大家都想站住脚的大城市,为了户口、工作和房子,可以妥协到什么程度呢?
电影今天是公映第二天,票房仅收获2000多万,这个体量很难和麻花其他电影作品对比。


虽然如此,但电影的口碑却不错,猫眼9.1,也是即《驴得水》之后评分上最高的了。
今天,我们从创作的幕后,联动两位导演周申、刘露还有电影的男主主角吴昱翰、任素汐,给大家挖掘那些不为人知的故事,电影背后的8个关键词。


(有剧透,没看片的可以马住再看)

1
《如果我不是我》
不只是主题曲

这个名字有些人可能会很熟悉,《驴得水》话剧出来的4年前,两位导演刚刚在中戏研究生毕业,创作有另一部话剧,就是这个名字《如果·我不是我》,而《半个喜剧》也正是改编自这部话剧。


当时话剧讲述的是刚刚进入社会的80后,纠结于现实和理想之间,更是两位导演当时心境的真实写照。
话剧到电影,这中间隔了11年,影片在人物和主题上和话剧有了改变,表述理想的被弱化,而爱情、友情、亲情牵出的底线主题被凸显出来,更加对应了两导演对时下的观点。
名字虽然改成了《半个喜剧》,但是《如果我不是我》依然被保留了下来,并且变成了主题曲。
这首歌也是话剧的原创歌之一,电影中孙同的身上有着音乐总监樊冲的影子。据悉,樊冲也在电影中进行了客串,就是彩蛋中的录音师。
2
《驴得水》班底
三年重聚



两位导演 周申 刘露

《驴得水》成功之后,两位导演中间休息了一年,18年上半年开始做新的剧本,下半年选角以及排练。至于为什么选择《半个喜剧》这个故事?导演表示:在坚持底线这个事上,我们还是有表达的欲望。但是这一次想用一个更贴近现实的故事。
任素汐自然是导演最早就定下的主演,毋庸置疑。
三人可以称得上是非常熟悉的铁三角了,虽然这三年期间没有新的作品,但是任素汐也经常和导演在一起搞剧本捋人物的,而且任素汐非常符合导演对莫默的定位。


乍一看,这部电影从故事和主题上,到选角啊等地方,都在延续《驴得水》的风格,但3年时间,足以让这个以口碑著称的主创团队各方面有所提升,根据任素汐透漏,为了拍这个戏,周申导演学习了很多新的东西。
能做出《驴得水》这样的高品质现实电影,这部《半个喜剧》自然也会有些升华,这也正是创作团队的不妥协精神。他们一路坚持至今,周申用四个字表示他们的坚持——真实即美。
3
试戏
无论是谁,必须通过试戏。

这个规矩从《驴得水》开始便立下来了,这一次的电影自然也不例外。除了自带光环的任素汐,是钦定的。其他演员都是两位导演一个一个试戏出来的。据悉,试戏总决赛就有500人。


吴昱翰男主,虽然是麻花的自己人,但是也得试戏。那时候,正在做自己的导演处女作《李茶的姑妈》,只是想参与一下做个客串,但是没想到这一试,试出一个主演来。
根据吴昱翰回忆,试戏时候,没有剧本,更没有情境,就是让他和任素汐自由发挥,演一段情侣吵架,非常的即兴,凭感觉走。


郑多多刘迅试戏也很曲则,原本只是陪别人试戏的,结果被导演周申看到了,不过由于本身气质的问题,皮肤黑,头发挡着脸,看起来很不积极,所以刘露一度不看好。
后来,慢慢发觉他确实和郑多多这个角色很契合,才最终成功入选。
4
排练风格
让演员去创造

周申和刘露只会写出一个剧本的框架,真正的剧本是让演员们在排练里面去碰撞,他们更希望角色的每一句话是演员自己创造的。     


开拍之前,演员们2-3个月都在排练场,导演给大家分场次,演员让自己和角色去锲合,并且进入情境,然后获得更多即兴的练习,出来的效果就成了大家的剧本。任素汐分享
排练当中,会出现很多个情景,是电影里没有的,但是可以帮助演员进入角色。在任素汐看来,拍摄的过程就像一个人物小传,甚至更丰富。


男主吴昱翰聊到排练的过程,就跟相声一样,你一嘴,他一嘴,越搭越多,就会非常好玩,不用自己去憋着。
周申导演表示,这种排练其实就像王家卫导演喜欢的即兴,但是只不过人家比我们有钱,可以在现场即兴,我们只能在排练场了。
5
即兴创作
经典桥段,来自即兴

上面我们聊了很多《半个喜剧》团队中的特别创作模式,也给到很多观众眼前一亮,那些经典的桥段,其实都是演员即兴中碰撞出来的。
就像,任素汐在酒吧里面那句话,感动了很多人:我都30了,不是不知道这个世界什么样,但我还想去撞一撞。这其实就是她现场的有感而发。


孙同和莫默在厨房的突然亲吻,就是两人的冲动所致,其实并不在之前的剧本和排练计划之内。
包括最后婚礼现场对高璐说的那句“对不起”,也是真情流露,排练时候刘迅就一直说,我必须给他道歉,结果那天没喊卡,他就说了那句对不起,然后监视器后边大家都哭了。根据刘露导演叙述。


音乐节上,莫默和孙同一边听新裤子一边撒糖的戏份更是不可重来的即兴表演。据回忆,导演去看演出去了,就摄影师扛着机器,跟着吴昱翰和任素汐在里边跑啊,玩啊,一圈下来,这个戏就拍下来了。


还有那段很多人称赞的眼镜店里的镜子戏份,也是一种意义上的即兴。


最早采景时候商场是不让拍摄的,所以临时找了一家眼镜店,现场架好机器才发现了镜子反射这个奇妙效果。
6
莫默
对比张一曼、马嘉旗

莫默这个耿直女主,是导演为任素汐量身定制的,这一点上主创团队从来不否认,大家创作的方式就是去贴近演员而制定角色的。
出演之后,任素汐也有过心里打鼓,怕自己演的太硬太狠,但是导演很支持。 经过路演之后,确实因为耿直的莫默收获了不少观众的爱心。


当然,也有人质疑,这个角色缺少了层次。从开始到最后,似乎没有缺点,也没有变化。任素汐对此也有回应:“我们知道人物要从A点到B点是有变化的,这样人物才有弧光才好看。但是能完成孙同这一个角色的转变已经是很不容易的事情了。莫默、多多和妈妈这三个角色都在辅助孙同的长大,我觉得当绿叶就当好,没有问题。”
当问她这样一个角色是不是比张一曼、马嘉旗演起来要轻松时,任素汐给出了截然相反的答案,“越贴近生活,越是你一转身就能看到的人越难演,你掺不得一点假。”
7
孙同
我巨蟹上升白羊

孙同的设定和吴昱翰一样是巨蟹座。吴昱翰很理解孙同的“怂”,出于一种想把所有人都照顾好的“老好人”心态,但对于孙同的妥协吴昱翰并不认同。


“孙同其实在表现一种我即使选择做‘狗’,还不愿意承认的状态。他虽然看起来没有办法,但其实没有那么难,他是有选择的。”吴昱翰说,“他就像个盲人一样,还好最后遇到了他的导盲犬。”


在戏里的一句“我巨蟹上升白羊”是不少人的笑点之一。导演周申坦言这是自己的主意,白羊座天生的热血冲动会让孙同突然的爆发更有说服力。
有意思的是,导演周申本人就是白羊座上升处女,吴昱翰是巨蟹上升狮子,刘露和任素汐则分别是风象星座水瓶和双子座。
8
大团圆结局
不是童话,就是现实

电影最后,一直懦弱妥协的孙同,还是选择遵从内心,这也让他挽回了爱情。
但是这样的结局让很多人提出质疑,现实中真的有么?和《驴得水》的刀刀见血对比,导演变的软弱了么?开始献媚观众了么?


对这一块,两位导演其实还是很认同的,孙同的转变在他们的朋友身上都见过。这不能说是完美的童话,而是长大。
“有的人觉得这是童话,其实恰恰是因为他不敢面对我最狠的那一刀,我就是要告诉他,你要是觉得这样不对,是可以改变的!但是他不接我这一刀,他就说这是个童话。”周申说。



导演刘露

刘露的表述则更加温和,“我们希望的就是让更多像孙同这样徘徊的人看到,你选择坚守底线,做一个有原则的人是有出路的。”
小孩说对错,成人只论利害。
不是要站到道德制高点去剥夺别人妥协的权利,但是一定要分清楚,什么是人,什么是狗,可怕的是什么?很多人做了狗,还要说这个社会就是不分对错的。
任素汐的那句,我要撞撞看,也是导演的内心写照。从《驴得水》来到《半个喜剧》,两位导演心里一直有一团火,很多人感觉妥协了社会的规则就是成熟,而热血是少年的事情,但是我们偏要热血到老!
全部回复6 显示全部楼层
mjp004 发表于 2023-10-2 15:05:44|来自:北京 | 显示全部楼层
觉得别人很有钱
ycacg 发表于 2023-10-2 15:06:42|来自:北京 | 显示全部楼层
是,看到结局是大团圆的时候,我知道,现实生活中就是如此。多多高璐还是会在一起,孙同莫默也是。
zg185 发表于 2023-10-2 15:07:06|来自:北京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样的孙同,在生活中会越来越多吧
单行道 发表于 2023-10-2 15:07:41|来自:北京 | 显示全部楼层
看的纠结,心里十分不舒服,心情不舒畅,生活本就艰难,为什么还非要这么显示的表达出来呢。
再说,表达就表达吧,为什么非要说自己是喜剧呢。
可能不一样的年纪,看的角度不一样。
apolo 发表于 2023-10-2 15:08:12|来自:北京 | 显示全部楼层
做一个有原则的人是没有出路了 剧名都说《半个喜剧》 笑笑就好 导演没把后面的现实拍出来
hesper 发表于 2023-10-2 15:08:44|来自:北京 | 显示全部楼层
关于主题歌,突然想起很老的一个话剧,《假如我是真的》,讲一个骗子怎样成为骗子的故事。是的,很老,大概40多年前的一个戏。电影看完了,心里很不好受。多多,孙同,固然可恨又可怜,可是他们怎么就变成了多多、孙同呢?怪谁呢?莫墨为什么就能一直是莫墨呢?有句顺口溜说:“命苦不能怪政府,点背不能怨社会。”可是,应当怨谁呢?最后看评论,有一条评论说,这样的孙同,生活中会越来越多吧?对这句话深有同感,但不知是应当高兴还是应当悲哀。

快速回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联系客服 关注微信 下载APP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