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水浒传》中哪个人的死最让你痛心?

[复制链接]
ebchina 发表于 2023-10-2 01:03:45|来自:聚友网络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水浒传》中哪个人的死最让你痛心?
全部回复5 显示全部楼层
xingke 发表于 2023-10-2 01:04:35|来自:聚友网络 | 显示全部楼层
武大郎吧。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看过祝延平演的武松,只有几集。
武松在坟前给哥哥武大烧纸。开始回忆过去,泪目的瞬间。


长兄如父就是这个意思,武大将吃的全给了弟弟,喂武松吃饭。这一幕真的好温馨。


武大带着武松上街卖饼,武松却被人欺负,这个时候武大上去找人说理,却被人推到在地。没有本事,只能被人欺负。




武松在外面惹祸,武大郎一心为了弟弟,用自己矮小的身躯当梯子,让武松跑路。自己顶替,被抓走。






这一段拍的真的是感人至深,也不难理解为什么武松宁可走极端也要杀掉西门庆。长兄如父,从小被哥哥照顾,还没让哥哥享清福,却因为这种无辜的事被害,换做谁都痛心疾首。
武大郎只是本本分分的一个市井小民,只想靠自己的努力过安稳日子。他没有做坏事,没有伤人,没有偷,没有抢,有了这么一个老婆。
当发现老婆有事,自己被打的情况下。他也没有伸张,只希望老婆能就此罢手。全当没有发生过,依旧好好的过日子。可是潘金莲为了长久的快活,与西门庆联手害了他。
武大郎有什么错呢?他是真的可怜,但是他真的不坏。很多人嘲讽他,认为他咎由自取,没有能力还要玩高配。即使如此,这也不至于死啊。
每次想到武大,就想起自己家里的老人长辈。穷其一生不过就想过个安稳日子。老实,不争不抢。最后却过的并不那么好,随意一次的疾病就将他们打倒在地,最后一生完结。
万般皆是命,半点不由人
小冲 发表于 2023-10-2 01:05:02|来自:聚友网络 | 显示全部楼层
有一说一,我觉得是武大郎。
看祝延平版武松的时候,武松给哥哥烧纸,想起小时候武大带着自己卖炊饼,遇到别人欺负只能忍气吞声,被人打。武松惹事,武大想办法让弟弟逃走,然后自己被抓起来。
真的看到这一段的时候,心里就真的特别难过。
梁山好汉的死,讲真的一点都不痛心,不难过。
正如普净度化关羽时候所说:“颜良文丑的头找谁要呢?”
如果心疼鲁智深、李逵等人,那么那些被他们杀死的朝廷小兵不是更可怜么?
不好意思,我以前看水浒的时候,总站在那些好汉的立场上,可是后来,我更倾向于站在普通小人物的立场上。
你想想武大郎。
个子矮力气小,这是先天所致。他这么一个“残疾人”父母双亡,一个人带着弟弟,忍气吞声多少年?真的挺不容易的。
就想起了我爷爷奶奶,一代农民,种植蔬菜的。辛辛苦苦大半生靠种地把爸爸叔叔姑姑拉扯带。那种底层人民的艰辛和不容易我真的是体会犹深。
结果爷爷却在一次卖蔬菜的过程中车祸,奶奶也一病而逝。就真的很痛。
再说武大,他的结果真的就跟他的遭遇有关。
所以我觉得,人的命运其实就是这样。如果一个人过得很辛苦很艰难,那么大抵上他的归宿都会很凄凉。
有很多老人,无子无女,捡破烂扫垃圾为生。像这一种群体,生命真的很脆弱。随便一场疾病,一次失足、一次意外等等,都容易将他们带走。
而武大也是这一种。
他只是一个平平凡凡的老实人,可当时的社会这样的老实人为什么会经历这种事情呢?
武大郎不像李鬼,招摇撞骗一心求财。当然李鬼也是为了生活,哄点钱混个日子,本质上没有什么大恶。如果说李鬼死是因为其做人不地道,那么武大郎是真的没有什么好怪罪的地方。
近年来不少人为潘金莲洗白(注意我说的是小说里的,不是历史上的)
他们认为潘金莲是打破封建礼教对女子的束缚,是真正的勇者,潘金莲敢爱敢恨,敢追求自己的幸福...
这些我都认。前提是没有杀害武大的情况下。
潘金莲密谋毒杀武大,即便她可以洗白,那也是洗不白了。
她就是个罪人。
武大没有辜负她,她出轨自是不义。
被撞破后没有悔改,还心生杀意,简直就是不是人。
再怎么说,武大郎也是一条人命。人家只是想在那个社会好好的过日子,这又有什么不可?
人家的弟弟是打虎英雄,县衙里的都头。一般人家有了这等兄弟还不仗势欺人,横行霸道?
但武大郎还是卖自己的炊饼,也不会因为弟弟的飞黄腾达而跋扈。
他就是个本分的老实人。
但是为什么必须死呢?
所以,每当看到武大郎死的那一段,就很难受,仿佛是意难平一样。
我总希望水浒传能给武大郎一个好的归宿。
哪怕随武松一起去梁山,专门做炊饼吃。也好过死于潘、西门二人之手。
因为每当看到武大,就会想老家那些随处可见的老实人。
比如说村头那个守村的老头。
比如桥边那个卖鱼的老奶奶。
比如蹬三轮车送货的老哑巴。
比如帮人卸货的老光棍。
等等
其实像武大郎这样的人,随处可见。
他们本分、老实。但又毫无力量可言,只能以自己的方式活着。
他们每天混个三餐一宿就很满足了,梦想和追求似乎都是不存在的。
但是这种人,往往最容易被生活压垮。也是消失了,也不会引起别人注意的。
甚至还会成为别人的笑话。
以至于后世嘲笑一个男人无能,都会把他比作武大郎。
但是谁又能知道,武大郎为了生活有多么拼命呢?
他又不是自己造成的这样的结果,他只是想平淡生活。
必填内容 发表于 2023-10-2 01:05:47|来自:聚友网络 | 显示全部楼层
本来没准备回答这个问题,就因为我的一个评论惹得几个同情祝彪同情祝家庄的读者的不满,才在这里强答一波。
某高赞回答说祝彪是好人,死得很无辜,所以对他的死感到最“痛心”,看到这个回答,我真的笑不出来,只希望答主穿越回古代,去见识一下土豪劣绅的威风霸气,想必他的看法会有所改变。
祝彪是好人吗?祝家庄的毁灭真是无辜的吗?下面我就简单分析一下:
首先,时迁石秀杨雄的确偷鸡吃了,杨雄本已答应照价赔偿,是祝家庄客店小二敲诈石秀三人,敲诈不成叫店里的打手来捉拿三人才惹起祸端!这个“一只鸡惹出的血案”难道全是时迁的错吗?
其次,祝家庄养这么多乡兵,养兵的钱粮从何而来?祝朝奉虽然“金银罗绮有千箱”,他舍得拿出来吗?还不是要求乡民多纳租子得来的!所以乡民最后才把祝家庄“拆作了白地”!可见乡民对祝家衔恨之深。
其三,此前梁山一直并未攻击祝家庄,而祝家庄口出狂言大书标语“填平水泊擒晁盖,踏破梁山捉宋江”,挑衅梁山在前。为什么要口出狂言?不外乎所谓“祝氏三杰”想借剿灭梁山立功受赏做官呗!即使没有“时迁偷鸡”这一导火线,梁山与祝家庄的冲突早晚也是不可避免的,你觉得是非曲直在哪一方呢!
最后,作者旁白“祝家庄恶贯满盈”难道真是随便写的吗?!试想:祝家庄区区一个店小二都如此嚣张,祝氏三杰平时的气焰行径可想而知!再看看祝彪和李应开打前的对话吧:“贼人时迁已自招了”!时迁招了什么?他被捉时上了梁山么?他真是梁山的贼寇么?时迁为什么招呢?毒打成招呗!
再看祝彪后面怎么说的:“你(李应)去便去,不去时,连你也捉了,也做贼人解送!”啧啧啧,对一个盟友兼长辈,都是如此恶劣口气,对平民百姓又是如何呢?祝彪等平时的骄横跋扈横行霸道可想而知!
说他们不欺压平民良善,你可以相信这些土豪劣绅本性“善良”“穷生奸计,富长良心”嘛!反正我是不相信的!连李应都可以“捉了也做贼人解送”,平时冤屈的平民会有多少呢?!这只有天知道了!
yang1030 发表于 2023-10-2 01:05:57|来自:聚友网络 | 显示全部楼层
你要让我回忆的话,那好多熟人的死都挺令人心痛的。
浪里白条玩了一辈子水最后死在水里,阮小二最后为了不被俘拔剑自刎,还有中间莫名其妙就(被作者封号)病逝的青面兽,不小心被蛇咬了毒发的中箭虎,被千刀万剐的郝思文,压成肉泥的赤发鬼,被腰斩的双枪将,不知咋就凉在乱军里了的菜园子,和敌人同归于尽的小温侯,刚打赢了战争就被封号的林冲(是真的惨),还有作者集体热盒饭,乱箭齐发送走的史大郎打虎将拼命三郎等等……
可以说后期每死一个熟人我都能过一遍走马灯,感慨一下又一个好汉没了。石秀史进那个地方我第一次都看愣了,那可是九纹龙啊,那可是拼命三郎啊,前期那么高光的人物,死不也得死的轰轰烈烈一点?哪怕跟浪里白条一样呢,张顺的阵亡好歹还推进了剧情,他俩就白死了,我是真没想到他俩能死的那么草率。
但要说最痛心的话,最痛心的那就是没羽箭张清了。
没羽箭飞石打英雄那是我看水浒时的最上头的章节之一,少年英雄弹无虚发,一个人连挑梁山十五悍将,那是何等的神采飞扬。虽然最后被赚上山了,但我还是超喜欢他。
尤其后面张清又有全梁山独此一家的小甜饼爱情戏,跟他老婆琼英在一块儿后,小两口文武双全男才女貌恩恩爱爱甜甜蜜蜜,看得我那个快乐就甭提了。
我甚至在想琼英为啥不成为梁山好汉一员呢,她这手射术可是张清亲传的,回家相夫教子多可惜啊。
然后没有一点点防备,就开始征方腊了。一百零八满编制的梁山好汉让人家打的屎都快出来了,尤其张清你一个弓骑兵,居然被董平撺掇着去打近战!还是骑兵当步兵用那种!能不出事么!
董平你丫明明也是骑兵啊!你为什么不要马了!马军的五虎将和八骠骑约好了一块儿下马当步兵用,你们俩可真的是活到头了啊!!
枪卡树上了拔不出来,没有马就摸不到石子囊,然后被人杀掉了……没羽箭啊没羽箭,为了封印掉飞石打英雄的逆天技能,作者真的是煞费苦心了,让弓骑兵不带远程装备下马跟人近战然后战死……这特娘的是跟我玩搞笑啊?!?魔幻现实主义??
然后就开始心疼小琼英……刚刚有了老公,美好的生活才刚开始,就守寡了……
狗作者不是人啊!就硬整剧情杀啊!
ccbyoujian 发表于 2023-10-2 01:06:16|来自:聚友网络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人没有名字。
他是梁山的人,但并未名列一百单八将,没有诨号,没有座次,只是项充、李衮(电视剧改作阮小七)部下一名校尉。在小说原著中,作者连名字都没给他取,电视剧版才给了他一个普通的名字,叫“何成”。
可他的死,比其他任何“好汉”都要慷慨悲壮。
梁山寨受了朝廷招安,准备出征,宋江卢俊义进宫面圣,而其他人却受诏令,不得进城,驻扎在陈桥驿,只给了些酒肉犒赏。
负责发赏的厢官小人得势,酒一坛克了半坛,肉一斤扣了六两。
御赐的酒,拿到手只有半坛,晃晃荡荡,明摆着侮辱人,可一百多个好汉,那些名震江湖的黑旋风、活阎罗、赤发鬼……没一个人敢吭气。
是啊是啊,眼下招安大业将成,正是关键阶段,兄弟们都被调教多日,识大体的自然识大体,就算不识天高地厚的,也知道此时此刻万不能给“哥哥”宋公明添麻烦。
只有后军中一名小卒站了出来。
那军汉中一个军校,接得酒肉过来看时,酒只半瓶,肉只十两,指着厢官骂道:“都是你这等好利之徒,坏了朝廷恩赏!”厢官喝道:“我怎得是好利之徒?”那军校道:“皇帝赐俺一瓶酒,一斤肉,你都克减了。不是我们争嘴,堪恨你这厮们无道理!佛面上去刮金!”厢官骂道:“你这大胆!剐不尽杀不绝的贼!梁山泊反性尚不改!”军校大怒,把这酒和肉劈脸都打将去。厢官喝道:“捉下这个泼贼!”那军校就团牌边掣出刀来。厢官指着手大骂道:“腌臜草寇,拔刀敢杀谁!”军校道:“俺在梁山泊时,强似你的好汉,被我杀了万千。量你这等赃官,何足道哉!”厢官喝道:“你敢杀我?”那军校走入一步,手起一刀飞去,正中厢官脸上剁着,扑地倒了。众人发声喊,都走了。那军汉又赶将入来,再剁了几刀,眼见的不能勾活了。众军汉簇住了不行。
陈桥驿,这个赵宋发迹的地方,宋江也在此锦袍加身,却得知军中生事,不免慌了神,但有一点他是很确定的:这个捅娄子的人必须死。
都教进前,却唤这军校直到馆驿中,问其情节。那军校答道:“他千梁山泊反贼,万梁山泊反贼,骂俺们杀剐不尽,因此一时性起杀了他,专待将军听罪。”宋江道:“他是朝廷命官,我兀自惧他,你如何便把他来杀了?须是要连累我等众人。俺如今方始奉诏去破大辽,未曾见尺寸之功,倒做下这等的勾当,如之奈何?”那军校叩首伏死。宋江哭道:“我自从上梁山泊以来,大小兄弟,不曾坏了一个。今日一身入官,事不由我,当守法律。虽是你强气未灭,使不的旧时性格。”这军校道:“小人只是伏死。”宋江令那军校痛饮一醉,教他树下缢死。
小说里,这位军校最终被枭首,他的头颅孤独而骄傲地高悬于陈桥驿,目送着兄弟们开拔北征。将帅无言,三军默然。
电视剧中,何成谢过了宋江,痛快地引刀自刎,一腔热血喷洒在“不得擅自入城”的榜文上,红白分明。


何成是招安之后,唯一一个因杀朝廷命官而赴死的梁山人。他的死,是个分水岭,宣告了那个肝胆相照、快意恩仇的梁山就此终结,而这个拿兄弟的血祭旗的梁山,从此踏上了身名俱灭的不归路。

快速回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联系客服 关注微信 下载APP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