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电子厂真的很不堪吗?

[复制链接]
aylue 发表于 2023-9-30 09:44:45|来自:湖北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看到一句调侃话:我介绍份电子厂的工作给你吧
(曾经:)电子厂的你怎么想?
全部回复5 显示全部楼层
zhengyan 发表于 2023-9-30 09:45:30|来自:湖北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一七年大专实习期,进了一家叫常州瑞声的电子厂。工作是设备调试,一套生产线,总会出现各种各样奇怪的问题,震动盘不振拉,滴胶不滴拉,光敏不敏拉各种奇葩问题。还有就是给它里面加各种原材料。奇葩的是它没有凳子,只能站在机器旁边。一天要求生产好几万个零件出来,大多数时候都是工作11.5个小时,中间有半个小时让人去吃饭。站一天下来简直是在考验人的毅力。工资我最高拿了4500块。实习结束我就离开了这个厂。
         等我拿到毕业证以后去了比亚迪,实习的时候感觉质检员好轻松还能走来走去好自由,我就应聘了比亚迪的质检员。这个工厂是做电池薄膜的。车间送样过来我们用剪刀把样品剪成各样的形状,再去测量有关的数据。也是一份挺轻松的工作,但是可能是我和比亚迪的调性不合,总觉得很拘束。后来又离职了。拿过的最高工资也是4000多。
         再后来因为感情去了柳州,在一家叫佛吉亚的汽车内饰厂工作,这家工厂在柳州是作为五菱的供应商存在的,我就在五菱厂的现场负责我们送进来的一些物料。这个工种应该叫做现场售后。这里因为物料很多所以要负责很多事情,但基本也没有啥技术上的东西。不过要和人沟通改善了我内向的毛病。
          我负责的产品要在生产线上装配,所以我经常会在装配的工位关注着,产线的工人按着规定的动作,规定的路线,进行装配。就像旋转木马一样,一转一个晚上,从天没黑转到天亮。反正以我的性子我觉得肯定是坚持不下来,不过他们工资比我高好多,他们年级比我要大几岁,有了孩子和房贷所以只能拼尽全力了吧。
       在五菱厂和我对接工作是几个双一流的毕业生。他们也和我们一样要倒班,忙的时候连续上十几天班。我那会心里想着原来只要入了机械这个坑,嘿,什么958211都得和我们一起在夜班码工。
       不过在柳州,在佛吉亚,在五菱遇到的人基本上都比较好相处,这是我去的这三个工厂做的最愉快的。不过工资最多也就五千来块。本来有机会当个班长的,结果疫情的原因走了好多人,就没得当了。总得来说虽然有点辛苦,每天要走两三万步,要去签各种单据,有时候产品坏了还要一件件去处理,不过可能是比较多样吧,比较自由所以做着也挺开心的。
      今年回来了老家,没有啥生存压力,我本身也是个没啥追求的人,现在在做工程承包相关的工作,每天工作7.5小时,工资三千来块,经常要去工地。暂时觉得也还开心。
我一直觉得如果你一直和别人去比较,那你就很难感到开心。
说着说着发现跑题了,我只是把我在工厂的经历发出来,供大家参考,我也只是普通的没啥文化的厂狗写作水平。


永不死机 发表于 2023-9-30 09:46:05|来自:湖北 | 显示全部楼层
在富士康的夜班,你能清楚感受到那操蛋睁眼醒来的白天即逝,对着镜子洗漱,熬字大大的印在脑门上,两眼昏沉,试想着这是26岁的人,这是我的黄金时代,却还苟活在富士康的8人宿舍里,急匆匆的刷牙洗脸,急匆匆的排便。
夜班的时间跨越总是很大,能记录的东西很少,缘于夜班周身世界颠倒,使得脑子木讷,能感受到的,能获取的实在是少(于富士康而言,实行夜班制十足的是个天才的想法,几个夜班下来,人也不必称之为人,行尸走肉是更好的诠释,混沌,煞笔,憔悴,呆滞…一切消极至极的词汇尽可用在我们身上,哲人笛卡尔的我思,故我在,可用不到我们身上,我们没有脑子,思考不得,听完这话,富士康的高层正坐在充斥着人民币味道的屋子里,流着口水,舌头舔舐唇边,一脸猥琐状儿,最操蛋的是,12块钱的同工同酬,PAD外观能检到你怀疑人生)。
我向来不惮以最坏的恶意去揣测富士康,往人性的黑暗面深处挖掘,你总会有所收获,物欲横流的荼毒下,富士康毒已深入骨髓。
—————————————
以上是在富士康某天里的随笔,身在困囿中的无病呻吟。入职已五月有余,回头看,我倒不觉着电子厂里的世界是不堪,至于问题里的程度词“很”字,更不敢苟同。
电子厂里,你能感受到与世界的隔绝,富士康里更甚,抬头向上望去,天空都是方的,像是迷楼,你飞不出;你也能感受到每天的机械重复,会把自己仅剩不多的精神世界从中剥离出,夜班尤甚,与行尸走肉无异。你能经历到8人宿舍里室友的呼噜,磨牙,梦话,放肆的屁声,莲蓬头直接甩蹲坑里;你能感受到无论你多早起床,厂车始终是无座挤满人的;你能感受到,生产线上流不停的PAD,打不完的螺丝,检不完的外观;你能感受到一夜里2000台pad经你手,6000次抬手动作后的疲惫…
是啊,非人般的种种,生活难的让人为难,可招募中心里的中介依旧是一沓沓的身份证在手,体检楼的台阶上排起回旋似的长龙,他们大多是年轻人,一生中的黄金时代,选择富士康成为自己的某个注脚。为的什么?
为的是:活着,生活,活的更好…
外头世界很大,也想去看看,我们学历有限,懂的东西不多,空有一身皮囊力气,在这操蛋的信息不对称,日益分化,社会观念强加的社会里,得幸于富士康提供一份工作,使我们对未来充满些许期待…泛着黄光的路灯下,急匆的人儿,脚步飞快,我们在努力着;厂车里依偎在一起取暖的情侣,他们想要个家;电话那头的家人,嘘寒问暖着;工资日里,线上兄弟一月来为数不多的喝酒吹牛,我们在笑着;冬日里,休息日里,阳光洒肩头,感受属于自己的为数不多的自由;我们也在热爱着生活…
工作千千万万,何为不堪,何为可堪,你若试图其中寻个孰高孰低,一说就错,各人都有自己选择生活方式的权利,不可轻蔑,只可尊重。俗物,雅致,二者本是同根词,分不开,拆不散。一天的工作,寻一舒服姿势躺着,燃支中南海,生活大多如此。你说呢?
这个世上只有一种真正的英雄主义,那就是,认清生活的真相,并且仍然热爱她。富士康,外人看来,纵使千般不堪,其中人儿也依然热爱着生活。
<hr/>往大了说,我们如外人一样,为这时代努力过。
第一次回答,单只营营。
<hr/>承蒙厚爱,谢谢赞和回复里的关心与建议
追更一段关于女孩的文字,女孩去了西安
昨夜编辑了条信息与女孩:
晚间好,苗苗同学,你号码得来不易,很抱歉未经允可。昨日听得你请假,心灰意冷,想再与你说说话,见不着你,说声谢谢的机会都不得(沮丧)。
前些日子知道你要离职,这些天上班时,以各种借口从线长那获取你联系方式——失败了; 想从你朋友那问得,难为情——未开口; 趁午饭时分,翻看了线长工位处的资料——一无所获;下班时,从微信群成员里寻找,敌不过隐私设置…
幸好,前天点名时,早到的人各自打勾签到,名单里有你,遂狠狠记下,“投机”时,心里直默念着,生怕忘记某个数字抑或顺序,这也是下午向你确认5375是否是你的缘由。
富士康于我是迷楼,是有种像往前每迈一步,都觉着几乎把整只鞋陷掉那般滞重而深沉的泥沼,我也还未长出如伊卡洛斯的翅膀飞高。每每你冲我笑,说话时的眯眼状,对我意味着很多,世间美好尽在你的笑容里了,谢谢你。
祝归途顺利。
来日若回成都,我都在,好吃待你。
夜已深,愿今夜好梦。
<hr/>昨下午十分钟休息时,下楼抽烟,正好遇见她在询问穿红色工衣的人如何办理离职,便上前去,现在回想起来,当时的自己极蠢:
“”现在去办理离职么?
”是啊
“车票买好了?”
“哪有这么快,票还没定呢”
“哦哦” 说罢,我往车间楼走去。
突想起确认号码之事,便又转身向前,
“嘿,苗苗,5375是你的号码吗?”
她未正面答复,抬手扶了扶镜框,我以为她未听清,遂又问,
“5375是你号码嘛”
“是,怎么了,但那号码好像信号不怎好,不怎么用”,“你要悄悄给我打电话?”
“对啊”,休息十分钟已到,我一溜烟的跑上楼。
没与女孩电话,才有了上面那条短信。
唉呵!好像经过了一番考试,尽管成绩怎样蹩脚,总算了却。
我希望这事…
拍拍你的肩头!
<hr/>鼻毛外露【一】
与我同一时点进富士康,在同一线上的鼻毛外露终于还是离开富士康了,昨夜班从线长处拿到离职报告单,下班便早早去了C26—中介落脚处上缴了厂牌,静电服,头也没回。
鼻毛外露(单我这么叫他)生在贵州,长在广州,约摸175cm,年龄不祥,黝黑,好槟榔和烟,咧嘴笑时常露出不齐且杂夹着烟渍槟榔渍的牙,线上女干部叫他少抽烟,常刷牙,他倒不以为意,只敷衍上几句;每每聊到女人时,你总能看到欲望号列车在他那贼溜溜的眼神里疾驰。
他的外号,不只鼻毛外露,起因胸肌异常发达,又爱穿紧身衣物,大有少妇般人未到胸先到的丰满。线长是一少妇,胸部说不上丰满,但从中国男人审美来看是正常的了,她总喜欢穿大上一号胸罩,即便穿上静电衣,也不难发觉胸罩与乳房间还夹着大股空气。时间—某天,地点—线上,鼻毛外露与线长聊骚,他故意调高嗓门大言不惭,说道,大不大,除我自己知道,身后一票少妇也知道。此后,线长将少妇这一外号赏给了他,线头传至线尾。他口中的,大,这是事实,他迎面走来时,除胸肌外,你很难不注意到他裤裆鼓出的一坨,他的神奇还在于1月的夜班下班后抽空去割了包皮,不经休息,照常夜班,#其中滋味儿只他自己晓得。当然,依他性格,这也成他口中的炫耀事儿,线上玩伴总玩笑说想给他裤裆擂上几拳,看他还能否坚挺如故。
他这般模样,也换了三茬女友。我身为万年单身代表,倒不羡慕,只认为他在吹嘘。3月生日时,他竟带来了其中一位,初次见他女友,我便知道他口中的三茬,实实在在的确存在着。馆子桌子垂直于墙靠着,我与宾哥(他亦是神人,日后再寻篇幅讲他)坐一长凳,中间还能搁置外套;他俩一长凳,两臀紧贴。他好这口,说的通了。女友待他极好,花了钱,给了他身子,还听他说想带他见父母,这该死的痴情,至今令我费解。
(困的紧,待更)
<hr/>
new_jam 发表于 2023-9-30 09:46:27|来自:湖北 | 显示全部楼层
本人15年入职富士康,马上就要有六年了。想想真是感慨,期间有无数次离职的冲动。
    压力大时记得是17年,新机种爬坡。问题却一大堆。最主要的问题感觉还是富士康内部的。大公司尤其是富士康这种模式,做事真的很麻烦,涉及很多问题。往往都与利益有关,某小件是谁谁谁的。某小件厂商是什么什么关系。。。多不胜数,质量却不堪入目,你还不得不用,上面领导知道,还要把压力施加到基层管理人员头上,扛不住压力离职的不要太多。
   彼时公司福利待遇还是很普通的,当然也和本人职位有关。
  期间从圆一升资位到现在的师一花了五年时间,算是高速了。工资也从月薪除掉五险,公积金和伙食费大概3k多到现在的8、9k是常态。当然现在的这个工资是要算上加班的,一个月加班六七十个小时,期间也有免费义务的就不说了。
只能说现在的待遇还是不错的,公司自去年起实行了季度奖制度。以本人为例,一次保底奖金在1w,年底还有一次年终奖也是1w左右。期间也有奖金1.7w的时候这个就不提了,只说保底。一年十几个w还是可以的。希望公司能一直保持下去。
  电子厂你说它累,真心累上六休一,一天十二个小时,看着作业员都累。但对于没有学历没有技能的人来说你还能做什么。本人高中没毕业,以前做过三年厨师。进入这个行业也是因为本人懒,属于空想不务实随波逐流型。
写的比较乱,大家随便看看。想表达的是你想拿高薪还是要你自己努力付出,不要被周围的环境和人影响,做事认真总会有人看见。也总会得到回报,只是时间有点长。很多人要说这个工资就高了吗,对我一个没学历没技能的人来说还是可以接受的。毕竟平均月薪一w的人还是很少的,大城市和大神除外,我只说普通人。
nygaozhan 发表于 2023-9-30 09:47:26|来自:湖北 | 显示全部楼层
电子厂工作很累,流水线不上班真的好难受
bebero 发表于 2023-9-30 09:48:09|来自:湖北 | 显示全部楼层
古人曰:想知道梨子的味道,就得亲自尝尝
你不想尝,那我也可以告诉你电子厂是怎么样的。
两班倒12小时,时薪普遍还在20小时以下挣扎,包吃住但要扣点钱(比租房划算但值钱的东西不能有),每星期倒班一次则夜班休息(算月休两天)。
赶工时能排满班,收入28*12*20=6720,补一点再扣一点,月薪6000-8000左右,能排满班的也就3-5个月左右。
如果订单不够排不满班,那么工资就变成3500-4000这个样子,不需要厂方开口就有大把的员工自动离职。

由于对普通员工的技术要求很低,厂方更倾向于订单多的时候开高价招临时工,甚至会开较高的时薪(抢人时有开过30/小时)跟补贴(比如做满90天补助3000)来吸引工人入职,等订单没了又把时薪下调变相把员工赶走。
电子厂一般不会留普通员工,通过长期的不调薪手段让留厂较久的员工收入越来越低,以此规避合同长签的问题。

至于电子厂是不是这么不堪,那我可以告诉你:我情愿去工地搬砖也不愿意做那种机械且麻木的重复性工作!

我干了7年工地,在广州光宝干了两个小时就提桶跑路,从此再也不碰电子厂.......
至于厂妹,那就让别人去泡吧~

快速回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联系客服 关注微信 下载APP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