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历史上有哪些著名的笑话?

[复制链接]
wsb000763 发表于 2023-9-29 19:31:16|来自:中国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镜像问题:历史上有哪些著名狠话? - 知乎
全部回复5 显示全部楼层
vfhpith 发表于 2023-9-29 19:31:51|来自:中国 | 显示全部楼层
汪伪政府的粮食部部长顾宝衡,因为贪污腐败,被日本军部指明要求追究责任而拘捕看管,并撤职查办。由于有后台罩着,免于一死,只判了无期徒刑。
抗战胜利后,因为其不堪经历,被南京国民政府继续关着。
一直到了解放后,他还在坐牢接受人民政府改造。
在狱中人称“三朝元老”。
ebchina 发表于 2023-9-29 19:32:34|来自:中国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笑话出自张集馨自传《道咸宦海见闻录》。
道光十九年,京城御史向皇帝举报,山西省有某县发生了妇女被轮奸的恶性案件,行凶者得逞后杀死了该妇女,并将其小脚剁下带走,发生如此恶性案件,山西省居然不向朝廷报告,问题很大。道光皇帝遂下旨要求山西省彻查。
山西省接到旨意,遂委派在山西省任职的张集馨前往调查该县。
县令林某对上官前来调查十分害怕,准备了在这个季节山西没有的瓜果蔬菜,好生伺候,在夜深时还准备了几百两银子准备送给张集馨。张集馨拒绝了,并告诉他自己会秉公执法,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让他不要担心。林知县一脸懵逼,没见过这样的上官。
张集馨经过调查发现,此案件真实情况是,有一名本地生员的女儿在庙会时走丢,后来家人把她找了回去,她的绣鞋丢失了;她家人坚决拒绝承认她被轮奸过;张集馨可以理解,因为一旦承认,这个女儿除了上吊也没活路了。接下来是案犯问题,涉案的人是几个地痞,在此事发生后,他们又参与了抢劫杀人案,已经被林县令捕获,而且已经依律斩首了……案犯都死光了,非要强逼受害人承认,似乎也说不过去。最后张集馨的处理意见是,林县令没有错误,是事件经山西传到京城,发生了讹误,山西省没有责任。林县令简直喜出望外,送走了张集馨。
但省里的其他领导没法直接相信张集馨,因为他们也不知道张集馨是不是收了县令的贿赂,回来撒谎。而且按照这个结果上报,御史一定很尴尬,说不准将来会和山西省杠上。所以他们派出了二号调查员虞知府。
虞知府到了林县令这里,直接开要,几百两银子,各种珍奇菜肴,甚至嫖宿账款也都要林县令出。林县令也只能感慨,这才是我认识的大清上官,味太对了!然后被干的正正得负,负负得正。虞知府折腾了足足两个月,最后结论和张集馨一致....这问题就有点麻烦。最后他回省汇报后,处理意见是,如实回报,然后随便找个别的小毛病,把林县令免职,这样御史的面子也保住了。省里也可以平安落地。最后省里就以暮气这个莫须有罪名把林县令革职了。
这下林县令抓狂了,他大出血伺候了虞知府两个月,换来个革职,他没有办法接受,他要和省里同归于尽,拼个鱼死网破。
原来,在这些事情发生之前,朝廷钦察大臣汤金钊和隆云章来山西视察,山西省自然要出一笔费用接待,按照惯例,这钱要向各县摊派。办事的人因为承平日久,已经忘了这事儿是违法的,于是居然用省里专用文件发了个文向各县摊派,这个正式文件上还有巡抚的印章和签字!现在林县令直接把这个文件举报到省里,以这份文件为证据,举报全省!增补一句题外话,钦差接待费在当时已经折现,钦差在山西省不收钱,事后由山西省派人把钱送去京城大臣府邸...这次的摊派费用一共是五万。
这下事情大条了,如果这事儿曝光,将造成巨大丑闻!连巡抚也不得不亲自出马询问,最后省里做了决议,让没有难为林县令的张集馨来和林县令谈判。
张集馨向林县令表示,这事儿是省里办错了,但你免职这事已经御览了;也不能更改,省里愿意包赔你一笔钱作为赔偿。林县令开价两万,最后看在张集馨面子上,还价到一万。因为这时候,一个县令大概就卖一万两,林县令已经做了两年,所以赔一万,他还是赚了。一万两由虞知府出五千,他责任最重,其他五千由包括巡抚和张集馨在内的所有人平摊;所以大家都恨死虞知府了。
然而,事情还是没有解决,因为当初省里摊派钦差费用这个文件是发给全省几十个县的。也就是每个县令都有一份,将来要是有什么事省里和县里顶上,人人都学林县令,那省里就别干了...
最后省里发了一份正式文件,说林县令举报摊派这事,省里不能说有,也不能说没有,现在行文来调查各县,要求各县答复,有没有这回事,必须用县令印章正式公文回复。
心知肚明的各县,纷纷用印回复没有。
这样省里的摊派文件在县令们手里,县令们回复没有的文件在省领导手里;双方达成了平衡,这事情终于算是结束了。
然而此次事件的余波更为可怕,虞知府拿不出五千两银子,于是向自己的亲信至交姜萼园借了三千两白银,才凑齐了五千。事后虞知府派自己的侄子,回老家取钱,结果侄子在黄河发生船难,人财两空。虞知府惊怖而死……
虞知府的妻子担忧姜来追债,于是整理丈夫的遗物,发现姜和丈夫的私信里有不可告人的秘密,于是声称她丈夫被姜逼死,反而要姜赔偿。
姜萼园不知所措,被水淹没,于是又求同事李廷扬上门欺骗虞妻,说李廷扬是虞知府的至交,来帮忙处理丧事,骗到了书信,就在灵前焚毁。
最后虞知府生前欠钱的其他人,和虞知府妻子就把李廷扬赖上了,李廷扬去找姜萼园,结果姜萼园声称自己不管了……
最后李廷扬丁忧回四川,投河而死……
姜萼园也因病身亡……
这事儿最后没几个人有好下场。
转眼过了一段时间,先是有3位知友告诉我,这文被抖音上人偷走做视频,去投诉了一顿。眼下还没结果。后来又看见几位在评论区跳来跳去呼叫亲王,吓得我六神无主,赶忙看了看。原来不知是不是巧合,这文发了之后两天,亲王在微博上就讲了同一件事,真是...那个什么保佑。既然如此,最好的办法就是我再补一段张集馨的故事,这总完全不一样了吧!
闲话不提,这就开讲。
这次是道光二十五年,1845年。
丁忧结束的张集馨返京等待朝廷安排工作,一住就从道光二十四年九月住到了隔年正月。正月十七,朝廷发来一个晴天霹雳式的好消息,张集馨被委任为陕西督粮道了!
陕西督粮道,不但分管粮食运筹,还管地方,西乾鄜三县也归粮道统辖,在道光年间这个缺是有名的天下有数的肥缺,确实是个好消息。
但为什么是晴天霹雳呢?因为张集馨已经算得上高级官员,多年宦游家产也有,所以他是带着家眷随住,这次在京城住了快四个月,旅费已经快用完了。但朝廷给你委派了如此肥缺,你可不能不表示表示吧?
前文已经说过,老张是一个比较典型的“本分”官僚:也就是说,他不拿不该他拿的钱,但他也不拒绝他该拿的,有规矩呢,他就一定按照规矩办理。
这种官员在道光朝,已经算是清官了.....道光皇帝是个龙袍也要打补丁的一袋咸菌,自然还是尽量任用老张这样的“清官”担任这个重要职务。
老张既然得了这个肥缺,自然知道这次必须大出血,才能让京城诸公满意,然而自己已经没钱了,自然之好借钱。于是向广东洋行借了九千两,九厘息;向西洋人开的商行借了五千两,二分息;又向两个同事借了两千两,也是二分息。合计一万六千两。最后一共给京城诸公送了别敬一万七千两....有关这一万七千两的细账,老张并没记载,笔者回头再说。
最后老张全家差点连路费都没剩,一路走了一个月才到西安接差。
有道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到了西安就听说前任督粮道方用仪在交差时,临时让家人买了四千石麦壳搀进东仓里。套取四千石精米,换取白银约一万六千两,跑路了……也就是说,老张上任就要先吃一万六的亏空。
这里自然有个问题,那就是为何方用仪敢这么大胆呢?他就不怕张集馨拒绝接印,对朝廷举报他吗?
答案是当然不怕,因为清代官场有句老话,署事如打抢。就是暂代官员跟抢劫差不多……
陕西督粮道这种肥缺,一日都不能没人,在方用仪离职,张集馨接替的这段时间,省里一定要安排一个人接任署事,只要这个人对四千石没有异议,方用仪就可以成功撤离。之后是署事官员和张集馨battle,关我方用仪屁事!
那有没有这种署事傻逼愿意为了暂时当粮道一个月,冒一万六亏空的风险呢?答案是有,署事官员刘源灏就直接具结了,乐滋滋的干了一个月。
张集馨根本不想接,刘源灏直接就跟张集馨说了一句大实话:方道都已经去江西了,你还能把他拉回陕西吗?你要跟我翻脸,你新来陕西,不搞好同事关系,上来就翻脸,以后你混的下去吗?
张集馨知道,在大清官场,最怕的罪名就是讷于交际,摊上这四个字,您就别想往上干了。最后他也只能捏着鼻子具结上任。
有清一代,满汉之别,贯穿上下,几乎无时无刻。对于督粮道而言,发兵粮是本职工作,但发粮的时候也要分开满汉:满营八旗按月领取,汉军绿营按季领取!满营领粮,粮道如逢大敌,满营兵由一武弁率领按甲支取,粮道要备席一桌送仓,由粮道官员陪旗弁同食,连吃八天,因为八旗分八日领粮。如果遇到旗人大爷桀骜,种种挑剔,那粮道官员也只能忍气吞声,不能反抗,要靠吃饭的旗弁说合。如果满人将军挑剔,那连旗弁都会仗势大闹。所以历任粮道都必须应酬将军,将军及其两个副都统应领的月粮按规定要大米小米掺合发放,但将军和都统都不要小米,因为大米贵啊!粮道也只能照发大米。将军每年三节两寿,粮道每次要送银子八百两,还有表礼、水礼八色,门包四十两一次。两个都统每节送银子二百两,水礼四色。八旗协领八员,每人每节二十两,白米四石。将军和都统还会推荐家人到粮仓里挂名领饷,不干活,只拿钱;粮道也只能同意,按节分账。以上就是满军营旗人大爷,把督粮道干的是服服帖帖。汉军绿营呢?张集馨就写了一句话,向例专领麦豆,不致大费唇舌。可见面对绿营,那是绿营要求着粮道,不是粮道求着绿营。
张集馨这本日记,我也看了几遍,说句题外话:正经人谁写日记啊!老张的日记里,但凡是这些年来宦游中,怼过他的,像这几位满营八旗将领,他把帐都给你写的明明白白,连每年送钱送多少都有单独账目。但老张自己怎么搂钱,他可是滴水不漏。几乎一字不提。但没关系,等回头结束的时候,笔者给大家算一算细账。
张集馨上任后,认为自己不能像方用仪这个王八蛋一样胡搞,导致士兵轻视,那么之后的公事就会更难办。于是下令用没有搀过麦壳的好仓给大家发粮。结果士兵们听说了方用仪的行为,坚决不信仓吏的指派,围仓大闹。张集馨不得不出面,同意士兵自己挑一个新仓,结果士兵挑的就是搀麦壳的那一仓...登时士兵大为为难;张集馨又打开之前指定的那一仓,结果都是好麦子。最后士兵为之折服,安心领粮。张集馨又下令筛除麦壳,把麦壳拿来铺路,以安众心。(平心而论,这一波老张的操作确实很漂亮;但要指出的是,这些方用仪打算愚弄的是汉军绿营,被张集馨安抚的也是汉军绿营。督粮道是不敢得罪满人大爷的。)
张集馨接手公务后发现,陕西省各官员都以暂代粮道为发财捷径,陕西领导也永暂时代理粮道作为施恩途径;在这种情况下,粮道工作一塌糊涂,所有人都忙着搂钱。仓中以米和麦为细粮,给人吃发;以豆子为粗粮,作为马料。历任粮道,都亏细粮,用粗粮填补,重量一致,但价格迥异。任复一任,亏空细粮已有七万石之多!所幸张集馨任职这一年,米麦丰收,价格变低;料豆歉收,价格变贵。张集馨趁机卖豆购米,一举解决了历任的全部亏空。使仓储重归实在。(然而餐具是,老张为朝廷立下大功,他也不敢表功……也没办法告诉别人,只能在日记里自娱自乐)
张集馨任粮道一年,主要的公事也就这两件;他常干的真正本职工作是迎来送往。
遇有过客,皆须粮道承办。而西安是西藏新疆四川三省通衢。来客之多不可胜数。老张自己说是大宴会无月不有,小宴会无日不有。
大宴会就是戏宴,每次都要传戏两班,上席五桌,中席十四桌。上席必有燕窝烧烤,中席也要鱼翅海参。西安活鱼难得,一尾要四五千制钱(约五到六两白银)上席五桌断不能少。其他如白鳝和鹿茸也要尽力搜求,不然大家会说粮道吝啬,老张是万万不肯认这个罪名的。每场大宴都要半夜两三点结束。次日,还要带人前往城西送走,并馈送盘缠,价码厚薄全看官职尊卑。每次大宴,连戏价、赏钱、杂支在内全部约二百多两白银。(可见白银购买力)如果来客级别不够,小宴只是送菜上门而已。最低一级的如口外的驼马章京、粮饷章京,只给四菜二点,程仪只有二十到五十两。如此一年下来,张集馨在请客上一项,就是五万两多....
张集馨在清查仓务时,还发觉前前任凤翔府毓泰署事半年,专收坏粮,只是为了尽快完成任务,根本不管仓储好坏,甚至把衙门门口的地皮承包给藩经历,简直是刮地皮式腐败。本想上书弹劾,但吏员苦求,张集馨不得已而罢手。(这位刮地皮高手看名字就是满人)
最后,张集馨遇到了一位克星。老张这个人是个典型官僚,讲究时刻都有分寸。哪怕是日记里,高级官员他往往也不忘尊称,军机大臣都是相国,上级都是中丞,他的朋友同年都叫某太守,只有仇人,他一般直呼姓名。老张这位克星,是个旗人盐道,平素就对粮道好处虎视眈眈(原话),为人工于结纳,在陕西多年,属员无不相熟,上司也喜其逢迎;老张在人脉上完全比不过。虽然公事一塌糊涂,也不会理案治民,平时依靠幕僚薛坤,无弊不做。
张集馨眼看到了任职期限,朝廷任命张集馨升任四川按察使,结果本年的粮食征集也要开始了,亲朋好友都劝张集馨再缓十几天交印,说收完粮可以多拿到两万多白银.....(看到没,正常进项是一次两万多)。结果盐道崇伦(字荷卿)早就放话要老张离职之后的署理位置,老张自思敌不过,干脆离职谢恩。这钱就让崇伦赚了...老张自己说,这个粮道平日虽非勒折,确是浮收,我自己何必升官发财,二美并举,还是给我儿子积些阴德吧。自有粮道以来,从没有我这样品德高尚,高风亮节的人!(自夸)顺便查了查崇伦,这位确实比老张后台硬,会做官,老张一生求巡抚总督而不得,崇伦成功做到了湖北巡抚;不过也是活该,太平军攻破武昌,崇伦走投无路,自尽身亡。
随后启程,前往北京谢恩陛见。这次在北京共用别敬为一万五千多两。幸好这次,老张记了一手明细。军机大臣,每位四百两;上下两班章京,每位十六两,如果喝张集馨有交情或帮助办折子,一百或八十两不等;六部尚书,总宪一百两;侍郎、大九卿五十两;依次递减。之前所欠的债务,全部本息两清,一体归还。
前后估计,老张一年大概收了十五万上下。据老张说,别人做督粮道,一年有三四十万,他都不知道怎么来的。其实他真的不知道吗?只要向他的前任和那些署理的官员一样,天天坑细粮,填粗粮,压迫汉军绿营士兵吃麦壳,那肯定有三四十万啊!
十四 发表于 2023-9-29 19:33:21|来自:中国 | 显示全部楼层
奥姆真理教干部平田信自1995年起逃亡,被通缉17年。
2011年大地震后,平田信看到人们在为了生存而努力奋斗,觉得自己害了那么多人还在逃亡,实在是不知羞耻,决定自首。
于是2011年12月31日晚上8点多,他先来到大崎警署(奥姆真理教事件搜查本部所在地),结果警署下班了,不知找谁,于是离开。
然后找了个公用电话,给通缉令上的热线打电话,打了10回都占线。
想了想,那就打110吧。“哪个警局管平田信的事啊?”“警视厅。”
于是来到警视厅,在大门外跟警备队员说我是你们特别通缉的平田信我要自首,警备队员以为是大过年来捣乱的,于是把他轰走了,“去丸之内警署说去!”(后来这警备队员也因为这事离职了)
走了650m左右,23:50到了丸之内警署,跟门口值班的又说了一遍我是平田信我要自首。“别胡说?”“你看我挺高的吧?”“真的哎?那就先进来吧。”
总算是接待了,随后经过比对指纹等程序确认确为他本人,于是终于在2012年1月1日将平田信正式逮捕。后来他被判有期徒刑9年。
gyeonwoo 发表于 2023-9-29 19:34:19|来自:中国 | 显示全部楼层
洪承畴降清后审问南方义军将领孙兆奎,问:“你在军中,据你了解,史阁部(史可法)到底死了没?”
孙兆奎反问:“经略你从北方来,据你了解,松山一战殉国的洪都督到底死了没?”
『洪承畴降时,方喧传扬州史可法实未死,当时就义者伪也。洪与史交最密,初欲救之,不及,恒引为憾。当时扰乱之际,乱事纷起,吴中孙兆奎其一也。孤军被陷,执送南都。时洪当国,知孙至,与谈旧侣,并盛奖新君。便问及史,曰:「公在兵间,审知故阁部史公果死耶?抑未死耶?」孙曰:「经略从北来,审知松山殉难故督师洪公果死耶?抑未死耶?」洪大惭,惟面色不红,时人谓洪之脸皮乃革制者。孙卒遇害。』
qkw6358 发表于 2023-9-29 19:34:42|来自:中国 | 显示全部楼层
杂耍演员奥利佛娶了丘吉尔的女儿萨拉为妻。丘吉尔与奥利佛颇不投缘。一天,奥利佛主动和岳父攀谈,问起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他最佩服的人是谁?丘吉尔明确回答:“墨索里尼。”奥利佛极为震惊,问:“为什么?”丘吉尔不加掩饰地说:“ 他有勇气枪毙了自己的女婿。”

快速回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联系客服 关注微信 下载APP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