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红军军长罗南辉:被捕后承认自己是共产党,敌人为何把他放了?

[复制链接]
lanxueling 发表于 7 天前|来自:重庆渝中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927年,国民党发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往后的十年里,整个中国几乎都笼罩在白色恐怖中,这其中,也包括成都
白色恐怖给当时中国共产党的地下组织造成了极大的破坏。但尽管对方手段残酷,众多革命者也依然坚强不屈,宁死都不愿泄露共产党机密。
可在这特殊背景之下,我党也出现了一位非常特殊的人。
与那些坚强忍受国民党残酷压迫,宁死不屈壮烈牺牲的党员不同,此人在被敌人抓捕之后,大大方方地承认了自己就是共产党。令人惊讶的是,敌人非但没有杀了他,甚至还放他出狱。
这个让敌人作出“放虎归山”决定的,便是我军红五军副军长,罗南辉。

罗南辉,1908年出生在成都市金牛区营口乡的一户普通农民家庭,家里世代务农。
虽然罗家人本本分分耕田,但那时候的地主也根本不给他们活路。罗家人精心侍弄田里的庄稼,但依然养活不了一家人。
除此以外,四川军阀混战不断,更是让当地百姓苦不堪言。罗南辉自小就过着食不果腹的日子,因为吃不饱饭,他长得也非常瘦小。
少年时期的罗南辉对于讨生活的不易,便深有体会。到十多岁时,好不容易在熟人的介绍下,罗南辉成为了一家水烟铺子的学徒。本以为能在那里学到一点手艺活,以后养活自己,可没成想的是,由于受局势影响,他在那家水烟铺子没做几年,铺子便倒闭了。
这突来的灾祸,一下子便让本就穷困,身上没有一份闲钱的罗南辉失去了生活来源。怎么办?总得活下去吧!抱着当兵吃公家饭的想法,罗南辉踏上了从军旅程。
1926年,当时恰逢川军第二十八军第七混成旅招收新兵。这支部队名义上虽然还是军阀,但因为里面有好多共产党员,军队的风气较之其他军阀好上很多。
在第七混成旅,罗南辉结识了不少我党成员。没见过什么世面的罗南辉,也在这时吸收了许多先进的思想。隔年,罗南辉就秘密加入了我党,开始从事地下运兵工作。

所谓运兵,其实和宣传思想差不多。因为士兵大多农民出身,罗南辉的任务是要让他们明白我党是一支农民的队伍,引导军阀队伍中的士兵勇敢地站起来反对军阀,拥护红军。
罗南辉以心换人心,军阀不给士兵看病,罗南辉就让我党成员救治受伤的战士;军阀克扣军饷,罗南辉就将自己的薪饷拿去帮助穷困士兵。这无疑让军阀队伍中的很多士兵,越来越信任他。
罗南辉当时在军营中就像是一块吸铁石,他牢牢地将很多和他出身相仿的士兵吸附在身边,最终把他们转化成我党的预备力量。正是由于罗南辉这种担当和无私,当时不少人给他起了一个外号——“兵中之王”。但凡罗南辉发出了什么号召,底下的士兵无不响应。
要知道当时的罗南辉才20岁左右呢,罗南辉自己并没有想象到,这些忠实的士兵,在后来既帮了他大忙,也给他带来了巨大的危险。
1927年,国民大革命失败后,蒋介石的恶毒之心暴露无遗。5月下旬,蒋介石一纸诏令,大肆抓捕残害我党人士,整个四川笼罩在白色恐怖中。
罗南辉更是充分认识到了敌人的残忍,但他并没有被这种恐怖氛围吓到,他继续留在军营中,听候党中央的任务分配,做好他地下运兵的工作。与此同时,也更加深了想要与敌人斗争到底的决心。

1929年年初,早前因为四川地区军阀势力再一次混战,罗南辉所在的第七混成旅奉命移驻遂宁射洪嘴。
本来这一次普普通通改驻地,其实倒不会那么快就引起敌人的怀疑,但巧就巧在,人民群众的反常行为引起了二十八军对第七混成旅的注意。
两年前,背后和国民党勾结的彭县团阀杨监于,靠着手中有那点权利,横征暴敛,当地的百姓苦不堪言。中共地下党组织眼看如此,不得不发动广大群众开展一次反杨斗争。其中主要指挥者,就是二十八军第七混成旅的罗南辉。
在斗争中,罗南辉积极勇敢,不但让手下的士兵拥护他,而且也让当地百姓钦佩不已。
所以到了1929年,第七混成旅更换驻地时,不少当地百姓竟然选择跟着罗南辉一起走。
这一反常行为,立刻引起了国民党的注意。可他们也拿不出第七混成旅已经倒向共产党的证据,于是便一不做二不休,威胁罗南辉在限期之内一定要抓住几个共产党,否则就切断他们的粮饷。显然,国民党的这一做法,是在把第七混成旅往起义的路上逼。
1929年6月,罗南辉所在的第七混成旅代旅长邝继勋在遂宁县射洪嘴以及大石桥起义,罗南辉担任起义军营长。

可这次起义因为寡不敌众,不到一个月就失败了。罗南辉则被党中央安排进川军第28军第二混成旅,虽然已经不再是营长了,但他依然继续秘密从事兵运工作。并且罗南辉还不声不响地继续策划起义。
1930年10月25号,经过多次会议和细致的讨论后,罗南辉在广汉发动了第二次起义。
罗南辉率领着手枪连,一举占领了第二混成旅指挥部。随后,罗南辉协同地方组织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动员广汉的人民群众反抗军阀。
但是广汉距离成都太近,驻扎在当地的军阀随时可能会迫害新生政权。在得到成都已有部队向广汉进军的消息后,罗南辉的起义部队立即作出撤出广汉的决定。
在撤到绵竹县山区时,罗南辉突遇敌人的大规模围剿,罗南辉死里逃生,这一次的起义最终也只能以失败告终。
起义失败之后,罗南辉被调往中共四川省委工作。
1930年,四川军阀刘湘在重庆大肆逮捕屠杀共产党员。在大刑之下,一批又一批同志命丧在叛徒之手。党中央为此焦心不已,形势严峻之下,我党成立了特工科,开展清除党内汉奸的工作。

罗南辉原本在各大旅部从事的便是地下运兵工作,因此省委便直接就任命他为锄奸小组的组长,带领另外两名队员,势要将党内的蛀虫一个个全部挖出来。
很快,罗南辉就将将目光放在了叛徒游二身上。
游二又叫游曼谷,当初投奔敌营之后,便带领敌军抓捕了二十多名共产党员。这无疑给四川党组织造成了严重破坏和重大损失。
经过长时间调查,罗南辉发现游曼谷住在郊外一个名叫张家花园的地方。叛徒的出没地虽然找到了,但让罗南辉感到有点头疼的是,张家花园里面驻扎了敌军的一个连部。而想要在不把事情闹大,罗南辉能想到的唯一办法就是晚上行动,避人耳目。
没过多久,罗南辉就掌握了游曼谷的行动轨迹,他经常外出好几天,然后在晚上悄无声息地回到住所。在游二外出回来的这段路途上,基本上就是他一个人,不会有随行人员。这让罗南辉抓住了机会,
罗南辉带领三个人在游二回家的必经之地足足蹲守了两天,队友已经失去耐心,直骂道:“这龟孙子跑到啥子地方去了?难道他发现了我们的行动?”。罗南辉很淡定地对队友解释说:不会的,游二这几天虽然没有出现,但敌人的行动没啥子变化,说明敌人还没有发现我们。

就这样,四人又等了两天,直到等来一场雨,几人躲进小酒店喝酒暖身子时,游二才姗姗来迟。
看到这个叛徒出现了,罗南辉怒火中烧。随即,他命令一个人跟在叛徒后面,另外两个人从侧面包抄,杜绝他逃跑的可能。
被三个人跟踪,游二倒不至于迟钝到连这个都发现不了。此时对方人多势众,游二这里就他一个人,他更紧张急迫了。结果天黑路滑,一不小心,不用罗南辉下手,游二哆嗦着腿自己就摔进了路边的水沟里。
罗南辉见状,直接一个箭步冲上前去,几发子弹就让这叛徒的性命就此终结在臭水沟中。
开了游二这个好头,身为锄奸小组组长,罗南辉带着队员清除了不少叛徒。然而,这份工作罗南辉并没有做多久。
1931年2月,中共川东特委军委书记陈进思在万县被捕,不久牺牲了。省委尽管心中万分悲痛,但依然还是要派出一个人去顶住陈进思的职务,以稳住大局。
罗南辉因为头脑灵活,再一次被中央委派重任。

尽管知道此行一定会艰险异常,但罗南辉心中一点都不感到害怕,接到任务之后,他单枪匹马便来到了陈进思牺牲的万县。但在进入双方街头的旅馆之前,罗南辉突然发觉到不对劲!
他连敲三次兴和顺旅馆的大门,但始终无人应答。罗南辉刚想转身走掉,背后突然涌上来几个陌生人。
对方叼着烟卷歪戴帽子,吊儿郎当地问:‘你是干啥子的,来这里敲门?’
罗南辉意识到,联络地点一定被敌人破坏了。他只能随机应变道:“我是来这边做生意的。”
实际上,这个秘密联络地点确实被敌人破坏了,在不久之前,由于叛徒告密,敌人将旅馆里面的中共地下党员全部逮捕,并埋伏人手在附近。
那些天里,但凡出入这家旅店的人,全部都被抓起来拷问,因此,狡猾的敌人并不轻易相信罗南辉的这番说辞。
经过搜查,几个特务在罗南辉身上发现了一封介绍信,他们欣喜若狂,以为自己抓到了一条“大鱼”,马上将迎来论功行赏。他们迅速将罗南辉和介绍信押送到万县军阀王陵基司令部,而王陵基在听说底下抓到了一个名叫罗曼的共产党员时,也非常重视,预备亲自审问他。

此时罗南辉也清楚,落入敌人的手中,轻则受伤,重则丧命。他心中已经做好心理准备,无论要面对怎样的严刑拷打,他都不能暴露自己的真实身份!但怎样才能不暴露?罗南辉就想出来了一个主意:假装成脑子不是很灵光的农民去迷惑敌人,只要我演技足够,就不怕敌人不相信。
不久之后,穿着破旧衣裳,顶着一头乱发,活脱脱一副难民形象的罗南辉便站在了王陵基的面前。
“你叫罗曼吗?”
“知道了你还问啥?”罗南辉假装不耐烦地回复到。
“你是不是共产党?”对方又问。
“是!”
是的,此时的罗南辉想着,敌人已经通过介绍信知道了他共产党的身份,再遮遮掩掩恐会更引起他们的怀疑,不如大方承认自己的身份。
王陵基一听对方竟然这么干脆承认是共产党,脸上先是一惊,随后得意洋洋之情就毫不掩饰地就显露出来。
“那你在里面担任什么职务?”
“当交通员。”
一听罗南辉在给共产党当交通员,王陵基更高兴了。
“痛快,我就知道你是一个爽快人!你再跟我说说,你为什么要给共产党当交通员?”
说完,王陵基更是亲自站起来给罗南辉松了绑,随后拍拍他的肩膀,表示你要是好好说,我会给你大大的好处。
罗南辉看到敌人已经上当,但他内心深处依然没有丝毫放松。随后二十来岁但是长相老成的他假装自己烟瘾犯了,先跟对方要了根烟抽,这才不急不忙地讲述自己为何要当共产党的缘由。

罗南辉说自己本来是成都人,从小就在一家水烟铺里面当学徒,拿着一份收入不至于饿死。但天有不测风云,水烟铺倒闭,他没有了收入来源。想着要谋生,就在大街上四处晃荡,可没有人看得上他这个说傻不傻,说精不精的人。
眼瞅着成都没希望了,就寻思着要不去重庆看看吧!但是到了重庆之后,他运气依然不好,当饿得实在不行时,他只好在大街上痛哭,不想活了。
这个时候,他遇到了一个人,巧合的是,对方就是之前水烟铺的老板。水烟铺倒闭后,老板从成都跑来重庆,又开了一家饭馆。
老板看他快要饿死街头了,便邀请他去店里坐一坐吃个饭。谁成想这一坐,就将他坐成了共产党的交通员。
他想着自己和老板也算是老相识了,想要混口饭吃,便厚着脸皮请老板帮自己留意一下,有什么事情可以做。老板很爽快地就应下了要求,问他要不要当交通员。
在了解到交通员活不重,收入也比较可观,他就对这份工作还挺满意。
接着,他问老板:“我是给什么人当交交通员?”老板轻飘飘地回复了一句,给共产党当。

说到这里,罗南辉看着面前一直认真听他说话的王陵基,再添油加醋地描述了当时的自己是如何的不情愿。
“我不干,给共产党当交通是要杀头的啊!”
直听得对方面露微笑,罗南辉心中明白,王陵基已经大差不差地相信了他的经历。于是他又对王陵基补充说,当时老板表示有洋人保险,他才放了心,这才当上共产党交通员的。
言下之意便是,成为共产党交通员并非我本意,我只是为了混口饭吃。
在罗南辉一番绘声绘色地讲述之下,敌人再通过对比,发现罗南辉从长相上来看,就非常符合他描述中的经历。由于少年时期经常食不果腹,他的身材较为瘦小,参加革命之后,每天也是东奔西走,辛苦异常,所以皮肤是黑中透着蜡黄,看着就像是一个四十来岁,长期饱经风霜的难民。
加上罗南辉从被捕之后,与其他共产党被捕后坚决不屈服的表现完全相反,种种结合在一起,狡猾的敌人最终还是拜服在罗南辉的演技之下,相信他就是一个普通又边缘的共产党交通员。

但秉持着宁可错杀不可放过的原则,敌人依然还是没有放松对罗南辉的警惕之心,将他押送至巴县监狱关押一年,随后又转押到重庆反省院。
尽管身处牢狱,但罗南辉依然时刻不敢放松警惕。一年时间里面,他始终牢固记着自己“成都难民”的人设,也一直都在扮演这个人设,这使得反省院里面的敌人都没有意识到,自家院里其实关押着一个共产党的忠诚者。
一年刑期将满时,罗南辉没有听到对方要释放自己的消息。他眼睛一转,一个好主意便再一次在脑海中成型。
一天,敌兵正向往常一样巡视监牢,当他们走到罗南辉所在的牢房时,他立即抓住时机大喊道:
“我这有封信,你们拿去给长官看一下!”
对方将信将疑的将信拿给了反省院的负责人,负责人打开一看,顿时怒不可遏。
“这家伙长得不美想得到挺美!明天就给我把他赶出去!”

敌人为什么这么生气?原来信上写的是:各位长官千万不要放我出去,出去后我找不到白天有饭吃,晚上有觉睡的地方了。
第二天,当有士兵过来驱赶罗南辉的时候,他还假装出一副不情愿的样子说:我不是给你们长官写了信说不要放我出去嘛,我这还有十几天才刑满释放呢!
但对方哪有耐心听他言语,硬是连推带赶地将罗南辉赶出反省院。
就这样,靠着这机灵性子,罗南辉死里逃生了一次。等到敌人反应过来时,已经悔之晚矣。
虎口脱险后,罗南辉回到了党组织,重新走上了战斗岗位。1932年,罗南辉加入了川东红游击军,也是红三十三军的前身。1933年,罗南辉被任命为红三十三军副军长,以及兼任三十三军下辖九十七师师长。
作为红军的高级指挥官,罗南辉英勇善战,屡立战功。1933年10月,川陕苏区反"六路围攻",罗南辉曾率部连续打退敌人20余次轮番进攻。在敌人连遭失败,预备决一死战,对红军发动最后大规模进攻之际,罗南辉沉稳指挥部下按照既定作战方案,经过一番血战,他们最终歼敌4个团,俘敌近2000人!

而正当前线战士们因为这好不容易取得的成就欢欣鼓舞之际,位于川陕根据地后方的罗文坝一带却又遭受地主的反动武装“神兵”的攻击。
他们不仅与红军为敌,还四处烧杀抢掠,影响恶劣。紧要关头,罗南辉再一次奉命出征,率领一个加强团前去剿灭神兵。
考虑到神兵盘踞深山老林,不易强攻,罗南辉决定先派出精锐分队进山侦查,大部队紧随其后隐蔽前进,采用引蛇出洞的方式,分5批次,将神兵势力全部歼灭。
像罗南辉这样的用兵奇才,如果能够坚守到胜利那一天,那将会对我党的革命道路添上不少助力。然而,1935年红四方面军撤离川陕根据地,踏上漫漫长征路,改变了很多红军的命运,这其中也包括罗南辉。

1935年七月,由于作战勇猛,罗南辉升任为红三十四军军长。隔年,红三十五军与红五军团合编,改称红五军,罗南辉任红五军副军长。
当时整个红四军被分为六个纵队北上,罗南辉所在的红五军是第五纵队,担任红四方面军的后卫,掩护主力前进。
那个时候,所有人的心中想的都是,早日北上与红一方面军会和,罗南辉自然也不例外。他在日记本上默默记录了当时的心情:
“一片丹心盼中央,坚决完成任务。”
但上天却没有给他这个机会。
1936年十月,红一和红四方面军在会宁顺利会师,可身为后卫的红五军任务依然还没有结束,为了让主力部队能顺利会和以及休整,他们需要在会宁南面的西兰公路上,警戒尾随的敌军。

当时蒋介石方面发现我军北上会宁的举动后,急速部署,命嫡系王均率领第三军以及西北军,和毛炳文率领的三十七军合力南北夹击红军。
敌兵九个团对红军紧追不舍,罗南辉在军长董振堂的命令下,继续率领部队在华家岭一带阻击敌人。
这一步是红军长征路上的最后一步,至关重要容不得马虎大意。罗南辉选择将第一线狙击敌人的阵地放在华家岭南侧一带,拦腰截断西兰公路,接着他将第一梯队的两个团的团员全部分散开来,沿着西兰公路两侧分布,独留一口,就像是一个袋子一样,等着敌人自己往袋子里面钻,然后一网打尽。
华家岭的地形比较特殊,植被稀少,这给需要掩饰的将士们带来了非常大的不便。但在罗南辉看来,这完全不是什么大问题。
植被稀少没有遮挡物,那就开工挖战壕,构工事!在罗南辉的带领下,整个团队斗志高昂,连夜开挖,等一切都准备妥当的时候,便只等着对方自己送上门来了。
第二天天还没亮,为了确保效果足够,罗南辉再一次不厌其烦地检查部队的隐蔽情况,随后便回到他的主战场——指挥所,望远镜下的眼睛则一直盯着西南公路南端的两侧。

终于,王均的部队到了,罗南辉眼看着自己准备好几天的战壕,就待一用,看着敌军,他笑着说:龟儿子来得好快啊,等了你一夜,也该让老子我吃一顿早饭了!
随即,罗南辉一声令下,红军的轻重机枪以及手榴弹借着战壕的掩护,向着敌人纷飞而去,在震天撼地的喊杀中,红军一气越出战壕,英勇与敌军战斗起来。
直至中午,敌军的数架飞机也开始盘桓在华家岭上空,一番狂轰滥炸之下,正站在战壕上指挥将士的罗南辉不幸被击中,胸部和头部被炸伤,顷刻之间鲜血便浸透了他的衣服!
罗南辉受伤严重!作战参谋看着形势依然严峻的战场,飞速将这件事情报告至军长董振堂处,董振堂直接便在电话中作出指示,速度用担架将罗南辉运回后方疗伤。
但尽管伤势很重,罗南辉依然还是心系战场。即便是满头满脸的血,即便伤重到只能躺在担架上。
罗南辉重伤后不久,在将士们的英勇作战下,红五军顺利完成了狙击任务,向着华家岭支脉,位于会宁县南部的大墩梁撤退。
但不幸的是,经过连连作战,我军的枪支弹药已经到了严重不足的地步,而敌军的飞机却始终都在天空盘桓,对着红五军军营阵地进行狂轰滥炸。

红五军作战工事受地形影响,全部位于光山秃岭上,几乎全无遮挡,敌人便驾驶着飞机,丧心病狂地对着作战工事所在的场地轮番攻击。
突然,一颗从天而降的炮弹在指挥所附近爆炸了!正在外面包扎伤员的卫生员想到罗南辉还在指挥所里面,赶紧便向里面跑去。
在一片扬起的尘土中,尽管他的眼睛已经几乎什么都看不见,但是他还是向着罗南辉所在的房子跑去。但最后,他却只在一片废墟中,挖出了已经被血肉模糊的罗南辉......
三天的激烈战斗,伤亡惨重,罗南辉壮烈牺牲,死时他才28岁,因为战乱,仓促间,将士们只能将他和其他牺牲的将士一起就地掩埋。
重伤之后,他没有选择退下,而是跟随红军继续留在战场上;当炮弹掉落无情爆炸的那一刻,他还在指挥着战事。
长征胜利了,但罗南辉却成为长征路上最后一位牺牲的指挥官,他以生命为笔,为长征画上了一个惨烈又悲壮的句号。

而当年罗南辉牺牲的大墩山,在它的最高处,有一座烈士陵园。陵园里,有一座石碑上书:罗南辉烈士之墓。那是28岁的罗南辉最后的归宿。
八十多年过去了,透过大墩山墙上的弹孔,那片战火纷飞的岁月似乎还能在人们的眼前回放。如今的和平是曾经那些勇士们用鲜血堆砌出来的,是千千万万如罗南辉这样勇士的生命,为我们换来了如今的岁月静好。
致敬过去的,致敬现在的那些为人民负重前行的英雄!

免责声明: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站长,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
全部回复0 显示全部楼层
暂无回复,精彩从你开始!

快速回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联系客服 关注微信 下载APP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